他皱着眉站起身,有些不认同地看着我,“六年的时间的确让你改变了不少。” 我咬了下唇,转向父亲,“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我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安桀,其实郗辰……” “我千里迢迢来这里不是为了来谈论他的。”我冷冷地打断父亲接下去可能有关于席郗辰的言论。 简震林叹息,朝席郗辰点了下头,而后者正以一种让我难以理解的深沉目光看着我。 之后,他拿起桌面上的一份文件向我走来。我强迫自己站在原地等着他的接近。 席郗辰将文件递给我,我没有伸手接,只淡淡看了一眼,是一份房产转让协议书。 “我不需要。”我力持镇定。 “安桀,你不喜欢我们……”他似乎察觉到“我们”有些不妥,顿了下再开口,语气谨慎了些,“你不喜欢我和你沈姨他们住在这儿,我……他们可以马上搬去别处。”最后那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他为什么要做到这地步?我没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安桀,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你去国外后,从没有主动跟我联系过……你是我唯一的女儿。”简震林说着,有点语无伦次。 这真的是我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父亲?六年的时间让他苍老许多。 我终究还是留了下来,可憎的心软瓦解了那份决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时,我睁开了眼。昨晚睡得不好,但也睡着了。我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浅黄色的墙壁,床尾的墙上挂着我画的山水画,让我有种错觉像是回到了从前。直到手上传来暖意,我转头去看时,不由心下一惊,马上坐起身。 我眯起眼看着蜷缩在我旁边熟睡的小男孩。 这是什么情况? 我克制住心里的诧异和反感下了床,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深呼吸了两次,给朴铮打了电话。 那边一接通我就说:“机票要麻烦你帮我退了。” “你打算在那里留几天?” “我想不会超过一周的。我妈那边我会跟她说。” “好吧,但他们要有一点对你不好,你就走,你别勉强自己。” “不好?呵,事实上,刚好相反。”说这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平静,“你放心吧,再糟糕的事情我都经历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能打击到我。” 结束跟朴铮的电话,我回身,那孩子已经醒了,正抱着枕头坐在床尾,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头痛,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病根,神经紧绷的时候就发作。 “姐姐。”小男孩小声地叫了一声。 “昨天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确定睡前把门锁了,而更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是他进来我竟然毫无所觉! 那孩子不回答,反而笑了起来,“太好了,姐姐跟玉嶙说话了!”他说着就要下床,却不慎一滑,直接摔了下来。我看着他爬起来,表情可怜地揉着被撞到的额头。我没有想要上前安抚的意思,径直进了卫生间。我想我没必要去适应这种横空出世的亲情。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房间里——只要不是鬼魂就好。 从卫生间出来时,我原以为那个小孩已经离开,却发现不仅小孩没走,甚至还多了个大人。 敢情这房间现在成公共场所了。 席郗辰抱着简玉嶙坐在床沿,给他揉着额头,脸上表情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