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床边放下手机,转身向更衣间走去。 “姐姐!”背后传来的童音有点急迫。 我回头,简玉嶙滑下床向我跑近几步,忽然意识到什么,又匆匆地退了好几步,然后站定看着我。 “有事?” 他摇了摇头,顿了一下又连忙点头。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姐姐要出去?” “嗯。” “姐姐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他说着又向我挪近几步,不过我想这举动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小少爷,我想,我没必要向你报告我的行踪吧。” “不是的,我、我……” 我觉得我的头又疼了,“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我……啊,对了,哥哥说如果姐姐要出去的话可以让司机大伯送,这样就不怕、不怕姐姐会迷路了。” 我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好了,我知道了,没有其他事了吧?”如果还有,我想自己也没那耐性再去理会,断然会直接转身离开。 “没有了。”简玉嶙笑着跑回床尾,套上拖鞋,“那我去刷牙了!”他咧着嘴,跑了出去。 我低头看自己的手,有些颤,我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句:简安桀,你无须怕,他是活的。 我换好衣服出门,对面楼道上席郗辰也刚好从他的卧室出来,开门的动作在见到我时停顿了一下。 他一套正统讲究的黑色西装,衬托着高挑修长的身形。我一直知道他长相出众,打量了他两秒,最后笑了笑率先下楼,他跟着下楼,两人之间隔了十步的阶梯。 面对他,我隐隐会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害怕、厌恶、逃避,众多的情绪夹杂在一起最后却只是微笑,我都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了。 “要出去?”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走得很慢,刻意的慢,自觉地与我保持着那十步的距离,不走近也不拉远。 见我不答,他又说道:“我送你,顺路。”语气很平淡。 “不敢劳烦。” 走到一楼看到用人已经将早点准备好,这里的一切我都很陌生,包括早餐,包括餐桌,包括人。 “席先生。” “林妈,麻烦你带玉嶙下来吃早餐。” 我走出大门,走到小区的那条林荫大道上,这是一段下坡路,两旁都种满了藤本植物,一到夏天,艳丽多姿。 出了小区就有公车站牌,已经有人在等车,大都是学生,穿着校服。 我走过去,挑了个人最少的位置等车。 十分钟后,一辆白色车子从我面前开过,在第一个十字路口熟练左转,消失不见。 我微微一笑,闭上眼眸。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些感应般地睁开眼,便撞进了一双深黑眼眸中。 席郗辰的身上没有危险的讯息,可是,他在生气?他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但隐约有着恼意。 “走吧。”他说。 我收起一切情绪,摆出最自然的姿态,“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我侧头看向三米开外的白色车子,去而复返,这可不像是他会做的事情。 “并不。”他竟然回答得一本正经。 “你可真有空闲。” “我送你,公车不适合你。” 这观点可有趣了,“呵,席郗辰你高贵。”既优雅又高贵,而就是这份高傲让我觉得难以忍受。 他的眉头拢起,“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笑道:“我可不觉得我们熟悉到已经了解彼此想法的程度。”就算知道我有点洁癖,可又关他什么事? 他眼中有不赞同,“逞一时口舌能让你觉得快乐?” 我一愣,哼道:“你不说,我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有这种喜好。”这话中讽刺的成分显而易见。 不过细想下来,这种逞能似的言辞并不是我会说的,但每每在面对眼前这人时频频恶言相向。 “简安桀,六年的时间,我该庆幸你变得能说会道,还是惋惜你竟然变得如此尖酸刻薄?” 我胸口一闷,“我变成什么样似乎都与你无关。” 他看着我,冷静自持的表情不变,下一刻,他上前一步拉住我,拖着我往路旁边的车子走去,他的手抓得很牢,我一时挣脱不开! 我有些恼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认为你会自愿上车。” “哈!很高兴我们意见一致!” “你的固执可以不必用在这种地方。” “席郗辰!”我甩不开他紧固的手。 “不要闹了,好不好?”他忽然停步,倾身过来附在我耳边低语,这样的距离简直是暧昧了,而他的声音也像是在跟简玉嶙说话般,温和轻柔,甚至,还有一丝异样的情绪存在。 对于他的又一次搞错对象我感到无所适从,也有点恼羞成怒,“席郗辰,你简直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吗?”他看着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对我说,说完淡淡一笑,那笑容看起来竟然有点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