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亚俐看着我,显然对我的态度不大能接受,“简安桀,我真是搞不懂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笑道:“有时候甚至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更何况是杨小姐你了。” “你也不必这么冷嘲热讽,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你,但是……”她说到这里停了会儿,“叶蔺他……” “杨小姐。”我打断她,“你确定我们要谈他?”她的眼里有着明显的排斥,虽然隐藏得极好,但还是能感觉得到,讨厌我却不得不心平气和地与我对坐着交谈最不想与我交谈的话题。 “叶蔺他现在很不好。” 既然她想说,那么我配合,“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这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是吗?”她按捺不住,冷冷发作。 “是吗?”我朝咖啡里加入两勺糖,并不介意她的失态。 “叶蔺是模特儿,也算是艺人,他这两年发展得势头很好。你也知道他的脾气本来就狂妄,而现在更是……如果被媒体抓到他不好的把柄报道出来,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可以不以为意,但是我不行。” 我皱眉,“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杨小姐?” “我承认,你对他的影响很大,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说到这里杨亚俐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频频往咖啡中加糖,皱眉道,“但是,叶蔺的身边只能有我,我今天来找你,就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我知道这种要求很过分,但你帮不了他,反而只会拖累他。所以我拜托你,别再回来。” 我笑着端起咖啡喝了几口,没有接话。 “席先生。”用人的声音从玄关传来。 我一愣,杨亚俐也是,不知是不是我多想,杨亚俐在听到席先生这称呼时有些坐立不安。 席郗辰走进客厅,看到我,转头看了眼坐在我对面的人,向她微点头致意后便直接走向楼梯口,手刚刚抚上楼梯的扶手又停下,他转身看向杨亚俐,“如果杨小姐不急着回去,可以留下来用晚餐。” 杨亚俐自然没有留下来吃饭。杨亚俐走后,我看着席郗辰,他居然认识杨亚俐?!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人,“你认识她?”我还是问了出来。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机缘巧合。” 机缘巧合?这理由倒是简洁明了,我不再自讨没趣。 “你想知道什么?”席郗辰走过来站在沙发边,有点突兀地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不认为你会说。”我放下咖啡杯,说,“其实你也不必说,因为那都与我无关。”他跟杨亚俐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认识?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 而我之所以会问,只因觉得这也许会跟叶蔺扯上点关系。 “是吗?”席郗辰的目光带着审视味道,却没有再开口。之后他侧身将跑下楼冲进他怀里的简玉嶙扶住,“下次不许跑这么急了。”口气略有责备之意。 “婆婆说吃晚饭了。”小孩子笑看着我,满脸的期待,“姐姐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我看着他,最终没有拒绝。 “乖,去洗手。”席郗辰温和道。 之后在餐桌上,简玉嶙突然指着我的左手惊叫出声:“姐姐用的是左手呢!” 我忘了这是我回国以来第一次跟他们同桌吃饭。 很久后我才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道:“出了车祸,右手废了,自然只能用左手。怎么,有什么问题?” 席郗辰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复杂,最后低声道:“他还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