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笑,“你那么怕我伤害他,就别让他出现在我面前,这才是最安全的。” “你——还真的是个不讨喜的女孩。” 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说,胸口像被人揍了一拳,暗暗压下涌上来的不快,我冷哼道:“席郗辰,对于我,你了解多少?妄下评断岂不可笑?” “你会在意我的看法?”他看着我,问得冷然。 我“哈”了声,“多谢你的提醒,的确不需要在意!” “你的倔强不会给你带来多少好处。”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了这么一句。 “我怎么样不劳你费心。”我不客气地嘲讽回去,“还是我应该更软弱一些好让你可以盛气凌人得更彻底?” 他看了我一眼,说:“现在故意曲解别人的意思倒也像是你的强项了。”我不知道他这话里有没有讽刺的成分在。 我笑道:“不要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什么强项弱项?席先生,我跟你只是比陌生人多了那么一层可笑的关系罢了。” 瞬间那张英俊的脸上隐隐浮上来一层凉意,我顿了一秒,不明白此时他眼底的那抹涩然是因何而来。实在是看不透他,有时候,不,事实上,我根本不想看透他。 “如果没有那层关系,会怎么样?” 我皱眉,“不要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他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光看着我,“简安桀,你怎么可能会不懂——” 我迅速打断他道:“我想我们大可不必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上浪费时间。” 他的表情阴暗不明。谁也不再说话,话题就此打住。我暗暗握了握桌下的右手,恢复平静与漠然。 侧目看到简玉嶙正盯着我看。对于这个小孩我也不是没感觉,但是难以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会无缘无故喜欢我,毕竟自己与他以前未曾见过面不说,就算现在见的那几面我也都是对他不假辞色的。 “简小少爷,看着我吃东西你会比较容易下咽吗?” 简玉嶙立刻低下了头,“对不起,姐姐……” “他是你弟弟。” “是我不好。”小孩再次开口。 “那又怎样?”我调回视线,对上那双深沉的黑眸。 两人都没有说话,一旁的简玉嶙也意识到气氛的不寻常不敢再插话,头垂得更低。 我决定起身,因为这顿饭已经难以下咽。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席郗辰跟着站起来。 “害怕?”我立定,“恕我愚昧,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绕过餐桌走向我,我内心一颤,语气生硬地道:“对了,我怕你不是吗?” “你怕玉嶙。”他步步紧逼。 我深深闭了闭眼睛,“呵,很不错的观点。” “简安桀。” 我的语调沉下来,“席郗辰,我究竟哪里得罪过你?你要这样一再针对我?” “你觉得我是一直在针对你?” “难道不是?难道席先生还对我恩惠有加不成?”我一脸嘲讽,他的眼神有点莫名的忧伤,我突然笑了,“无话可说?哦对,席郗辰,我跟你本来就无话可说!”说完毅然离开了餐厅。 胸口有点闷,我与他好像注定了一样,每次见面都是剑拔弩张、不欢而散。 我回到房间,忍不住回想刚才的对话。 席郗辰这人虽然性情冷淡,但又有股形于外的霸气,在外人看来他是天之骄子,足够优秀足够完美。这样的人完全不需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但我不是傻瓜,他多次的接近如果只是为了让我难堪已经说不过去,可如果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他试图想要改变与我之间的关系,出于某种原因,而这种原因是我拒绝去猜测的,那么,局面又该如何把握呢?可事实上,简安桀与席郗辰永远都不可能和平相处,我从心底里不喜欢他,那种不喜欢是带着厌恶与仇视的。其实结论早就摆在那里了不是吗?别的路根本不必多走,我所要做的只是墨守成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