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男朋友?” 我对这种试探并不是很喜欢,但还是可有可无地答了:“不是。” “Anastasia,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梁艾文放下吉他跑到我面前,样子很兴奋,“既然不是你的男朋友,那么我去追求也OK吧?” 我不禁好笑,倒也挺实际地提醒她:“他可能马上就会回。” “距离不是问题。”梁艾文摆摆手,一副无关紧要的模样。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不像开玩笑,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号码。” 梁艾文看了我一眼,有点不高兴了,走开时喃喃自语道:“哎,穿着黑色西装的王子啊……” 黑色西装? 我不解,叶蔺穿的是白色的,哪来的黑色西装?我摇了摇头,否定内心的某种猜想。 跟叶蔺的晚餐,我带他去了离大学不远的一家意大利餐厅。 “这家的菜还不错。”我说。 “你常来?” 我笑了,“怎么可能,这里消费挺高的。我是以前在这儿打过工。” 叶蔺望着我,表情一直有点深沉。 “这段时间比较忙,否则我会带你去逛一下巴黎的。”我实话实说,我在重新学绘画,加之马上要毕业,我的毕业作品还需要修改,我还想在毕业前出去旅游一次,地点已经选好了,是一座古老的城镇。 “我要结婚了。” 我微愣,“嗯。那恭喜你。” “简安桀,我最不想要的就是你的这句恭喜。”叶蔺冷声说着,眼里有一股倔强。 “但是,叶蔺,我能给的就只有这句恭喜了。” 他忽然一手按住了额头,笑了起来,“你是真的不在意我了。”他看着我道,“你不用怕我还会疯疯癫癫地缠着你,我愿赌服输!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以前我想来找你,但是来不了,现在我有能力来了,却已经没用了。你说这人生是不是特幽默?我父母,酒鬼赌鬼,我妹妹,以前我跟你说过几次吧,比我小七岁,很乖,很懂事,但从小到大都在看病,那年你来跟我说你要出国了,我就想,出国要多少钱?五十万?一百万?而那时我身上连五十块都没有,还欠着人家好几万。”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我还没无能到跟女朋友哭穷。”他拉住经过的服务员,“给我一瓶酒,我今天很开心,我要庆祝,因为这是我跟我爱的人首次一起坐在你们法国吃饭。”他说的是中文,我不得不帮他跟服务员说对不起。 叶蔺不松手,“给我一瓶酒听不懂吗?” 我起身走到他身边,“行了,你别闹了。” “我没闹啊,我就想要喝酒庆祝,这都不行吗?” 我迫不得已只好跟服务员要了酒,最后看着他一杯杯地喝,等他喝去半瓶红酒后我制止他道:“可以了。” 叶蔺靠在桌面上,“我很难受,安桀,我很难受……我现在有种感觉,你长大了,我却依然停留在十几岁,你走之前的那时候……”他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之后许久没有动静,像睡着了一样。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的额角。 我们就这样从中午坐到了晚上,他偶尔说几句话,都好像只是在说给曾经年少的我听。 他说:“安桀,我们去操场上走走吧。” 他说:“安桀,老师来了你叫醒我。” …… 我最纯粹的那几年是与他度过的,我没有后悔过。只是他跟我都明白,我们终究是在时间的长河里错失了彼此,即便当初我们都背负着不得已的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