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李安宁在书房里捣鼓域名,要把它从Godaddy迁移到name.com,但由于Godaddy后台十分变态,搞得安宁异常纠结。此时MSN上毛毛呼叫,问她什么时候回学校,顺便非常迅速地发了一份研二第四周的实验大纲。安宁一看,受惊了,竟然连帮导师搬家的事情也在大纲里。 能不能叫搬家公司啊? 你出钱,我赞成。 …… 你说我跟你咋就那么背呢?被点名当搬运工,怎么朝阳她们就能逃过一劫?难道选这个是看长相?靓女才会被选中?! 你想多了……随机抽的吧。 这时,MSN的系统提示有人新加她为好友,“Mortimer”,安宁想了想,同意了。 她以为是认识的人,不过等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消息过来,安宁也没多想,关了电脑,找妈妈吃饭去也。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她很恋家,多少有些舍不得。 总体来说,李安宁在校的日子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七点起床,YY半小时,回归现实,然后做杂役,实验,SPSS;实验,杂役,PPT…… 返校第二天,安宁出门就碰到隔壁寝室的蔷薇,对方一见她就热情地打招呼:“阿喵啊,周末回家逍遥得happy啦?” 安宁笑道:“早,薇薇。” 一头长卷发、外表怎么看怎么淑女典雅的傅蔷薇一听这话面部瞬间变得狰狞起来:“为什么我要那么早起啊?为什么我要天天通宵赶报告啊?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男人啊!!你说,为什么?!” 安宁汗颜:“那个,其实我也没有男人。”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请假,我要去找男人!喵,你想办法帮我跟老太婆请假!” 安宁问:“要不……事假?” 蔷薇忽然深沉地盯住李安宁:“奇怪了,你这女人,外貌身材头脑冷幽默一应俱全,咋也没男人呢?” 安宁同样悲愤:“就是说!莫非现在的男人要求都太低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安宁身负使命去上课。学校很大,而物理系的实验室是在最偏远的角落,她决定骑她的新座驾过去。之前她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被盗,一辆被毛毛抢去至今未归还,这次她大手笔买了辆“小绵羊”,外加两把锁。迎风而骑时,安宁深觉自动挡的果然比脚动挡的惬意。 正当她惬意之际就撞上了一辆轿车,事情是这样的:拐弯,撞上。 李安宁从地上站起来时,她的“小绵羊”“扑哧”一下,熄灭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司机大叔赶忙下车询问。 “我的‘绵羊’……诈尸了。” 大叔估计没听明白,于是又问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安宁叹了口气,拍去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你给我张名片吧,如果我家‘绵羊’真的挺尸了……”她回头看到那辆轿车闪亮的车门上有一道长长的刮痕,“唔,算了,各自收尸吧。” 大叔瞬间无语了。 此时旁边有一人经过,他没看她,但安宁却很精准地看到他笑了。 李安宁后来才想起来,那人是他们研究院文学院的师兄,很有名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名。 而车内后座上的人,摇下车窗,是一位威严的中年男人,他把司机叫过去说了两句,那司机点了点头,之后走到安宁身边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小姑娘,需要什么赔偿,可以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