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之后,思莞便刻意同阿衡保持了距离,不同于之前的不温不火,现在带了些逃避的味道。 几日之后,张嫂带着阿衡买了秋装,说是思莞的意思。 阿衡皱眉,对张嫂说:“阿婆,我……” 张嫂活了大半辈子,又有什么看不通透的,拍拍阿衡的手安慰她:“我知道你对思尔没有敌意,只是你不明白,那个孩子的好。” 阿衡看着张嫂有些无奈的面孔,只得沉默。 思尔,想必很好很好。 阿衡想了想,心中沉甸甸的,像是坠入了石块,压在了心口,堵得慌。 她同这个世界,被隔在一扇叫“温思尔”的门外。 可是,日子总归是要过下去的。谁规定,错误的开始,就必然走至错误的结局呢? 阿衡吸了一口气,将心中叫嚣膨胀着的难过慢慢压下。 在她的眼中,乌水镇外的世界是另一番人世,带着己身的期待,却因被现实挤压,错落成另一番滑稽的模样。有些孤独,有些寂寞,可必须拥有一个融入希望的理由。 往往,追寻的过程,恰恰被称作“生存”。 秋日的第一场雨随着红叶绵绵降落,打湿了一座座白色洋楼。初晴,透过窗,微凉的空气带着泥土被冲刷过的清新扑面而来。 阿衡在屋中不停地做物理题,头脑昏昏沉沉的,便走至窗前,向外探去。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秋风卷着树叶的干涩,晃得枫树沙沙作响。 阿衡支肘远眺,却被头顶尖锐嘹亮的啾啾声吓了一跳。 抬眼,白色砾石的屋顶上,有一只毛色绿蓝相间的鹦鹉,微勾的小爪子,上面有着斑斑血迹,黑亮的小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窗,望着阿衡。 阿衡看着小鹦鹉,知晓它定是受了伤被困在了屋檐之上。于是,她左手扶着窗,踮起脚,伸出右臂,却发现相差一掌之距。 “乖乖,等我。”阿衡心下有些歉意,暗想B市的鸟是不是也只会说京片儿,自己的半拉子普通话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 结果小鹦鹉突然尖叫起来:“卤肉!卤肉!” 卤肉? 阿衡诧异,也不晓得鸟儿能否看懂,她努力地对着它亮晶晶的小眼睛笑了笑,转身跑开。 思莞听到了急切的敲门声,揉着眼,开了门。看到了阿衡,先是尴尬,复而红了脸庞,温和开口:“怎么了?” 阿衡张口便是:“卤肉受伤,屋檐下不来。” 思莞带着庞大的精神力,再加上八分的歉疚,瞠目稚言:“哦,卤肉受了伤,困在屋顶上,下不来了是吧?” 阿衡本来脑门子冒汗,但看到思莞迷茫着附和她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本来心中藏着的气闷也散了。她拉了思莞的衣角,快步把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探出窗外,指着屋檐上哆哆嗦嗦、可怜巴巴的小鸟。 “卤肉!卤肉!”小鹦鹉看到思莞,尖叫起来,亮亮的小眼睛泪汪汪委屈得很。 “啊!卤肉饭!”思莞脱口而出。少年本来带了三分迟疑,却在看到小鹦鹉之后,一瞬间,脱了鞋,爬上了窗沿。 “阿衡,搭把手。”思莞皱眉,弓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沿着窗边靠近小鹦鹉,但是,姿势实在累人,伸出手去渡小鹦鹉,身子便没了着落。 阿衡赶紧上前,双臂环住了思莞的小腿,仰着头,看着少年,眼睛不眨一下,心中生出莫名的紧张。 小鹦鹉倒也乖觉,不错一步地缓缓蹦到思莞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