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自然也发觉了,他露出友善的微笑――牙口还挺整齐,这是金小骚永远的痛,他长着两个虎牙,虽然经常被人称赞可爱,但是可爱永远是第二梯队的赞扬,一个人好看可以赞扬他可爱,一个人长得丑也可以赞扬他可爱。金小骚没少对翠妞抱怨过这点,翠妞认真地解释说,可能你少毒舌几句就好了。 金小骚努力将自己的羡慕嫉妒恨从小猪的牙齿上摘下来,说,你好啊。 小猪继续笑,似是了解又有些难为情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不是。 金小骚也微笑,但是我是――来大便的。 小猪有点不想理睬他了,拍了拍衣服,准备走了。 这时候正好一个单间开了,金小骚快步抢了过去,他做戏要做全套,刚要进去,结果被奇臭无比的大便味道熏出了眼泪。 他还是掏出了手机,给翠妞发了一条微信,他确实很帅,所以你不要难过,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那么帅的人让自己喜欢,你是幸运的。 翠妞直接打电话过来,你人呢?快点过来,安东尼出事了。 金小骚匆匆破门而出,结果发现小猪竟然还在,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进去不到半分钟又冲了出去,而且还是捂着嘴巴。 金小骚不忘恶作剧一把,歪嘴一笑对小猪说,太难吃了。匆匆跑了。 翠妞说安东尼出事了,其实不是,因为确切地说是爱丽丝出事了,然后安东尼挺身而出,将自己卷入到了这件事情中。 事情说来是小事,到上海已经是十一点后了,地铁也关了,大家都只能打车回家,爱丽丝早早就去排队了,等翠妞与安东尼过去的时候,发现爱丽丝正在与人争执。两个社会青年向她要手机号码,爱丽丝不愿意给(这让安东尼觉得自己没有拿到微信号也没那么丢脸),然后她就被这两个人给拦下了。安东尼看见后,马上前去解围,被喝问你是哪根葱! 安东尼回答,我是她男朋友。 偏偏爱丽丝却说,他不是。 社会青年看得云里雾里的,你小子想英雄救美啊?但是人家只是把你当狗熊啊! 他们二对一,完全不把安东尼放在眼里,而站在一边失魂落魄的翠妞在他们眼里显然只是一个胖女人――没打起来之前,她是没有SUMI那般“即使只是安静地做一个胖子,身上也悬浮着明晃晃的战斗指数”。 这危急时刻,金小骚拍马赶到,这下人数就变成了二对二,不过两个社会青年在心里比画了一下,仍旧没有把这两个清秀的男生放在眼里,他们甚至揶揄了一句,哟,又来了一个男朋友啊。更不利的是,金小骚心里其实也非常明白,如果他们在校外斗殴的话,是要被处分的。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实在不行,最多动口。 可是人在江湖,又是身不由己。 社会青年伸手在爱丽丝肩膀上拂了一下,金小骚站在一边都能感觉到安东尼的杀气扑面而来,只是这种柔弱白嫩的杀气在社会青年看来,甚至都有点如爱丽丝细腻的小手那么性感了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上也得上了。而且,旁边还站着一个秘密核武器翠妞。金小骚握紧了拳头。 就在出拳的一刹那,远处突然有人号了一声,喂,你在这呢! 大家都转身去看,竟然是小猪,从远处跑了过来。 翠妞脸上刚回来的一点血色,马上又变绿了。她匆匆说了一句,我去排队了――就真的去排队了。金小骚等痛失一员猛将,但是又不好说什么,不过金小骚却灵机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