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顾维桢在止安高二的暑假正式将她带到了谢斯年的面前,谁知谢斯年跟止安一见之下,竟大有相见恨晚之势,两个同样狷狂的人臭味相投,越谈越投机,从此止安就正式跟谢斯年学画。顾维桢也想过要付给谢斯年课酬,谁知碰了一鼻子灰,谢斯年只说自己从不缺那点钱,教止安也纯粹是出于个人喜欢,他跟止安并不师徒相称,人前人后都直呼姓名。 止安师从谢斯年之后,有了最好的老师的专业指导,技法自然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谢斯年果然对她异常喜爱,不但将所学倾囊相授,人前人后常说他现在带着的几个研究生都不如止安的灵气,还把止安称作他的“卡蜜尔”。 大家都以为,按照止安对画画的情有独钟,她必定会选择成为艺术生参加高考的专业考试,没想到她并没有这样的打算,而是跟止怡一起参加了当年的普通高考。止怡问过她,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把这个当成自己未来的职业,止安只是半真半假地说,大多数画家都是死后才作品大卖,她受不了生前的潦倒。 七月初的傍晚,纪廷从刘季林的家里走回学校,他想起之前答应过止怡,高考结束后要为她参谋一下填志愿的方向,于是在回家之前,先绕到了顾家。 这个时候止怡跟顾伯伯夫妇一般都是在家的,可是纪廷在他们家门前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有回音,正纳闷着准备折返回家,才听到门里的动静。门开后,止安带着一身松节油的气息站在门口。 她扶着门,微微侧着头打量他。 “止安?”纪廷有些意外,“哦,我找止怡,她在家吗?” “她出去了。”止安说道。 “那……” 她打断他,“你问我爸妈是吧,他们跟止怡一起出去的,刚去没有多久,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所以你也不用等他们。” “哦,这样呀。”纪廷点头,发现止安在用那种“还有什么事就快说”的眼神看着他,不由有些尴尬。 他本来是要对她说,“那好,我明天再来。”可是说出口却成了,“你是不是在画画,介意我看看吗?” 止安的手从门上放了下来,勾了勾嘴角,“当然介意。”如愿地看到他稍显无奈的表情,她才笑了一声,“进来吧,不过没有什么好看的。” 纪廷随她进了书房,画架上是一幅看上去完成得差不多的油画,止安没有过多的招呼他,专心在画布上润色。纪廷在她身后静静看了一会,画面的色调偏暗,看得出有广袤的海面和一只在半空中盘旋的大鸟,海水相当平静无澜,但天空中乌云阴沉,似乎有一种狂风暴雨将临的压抑感。 “是海鸥吗?”他问。 止安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除了海鸥,还会有什么鸟会在暴雨来临前还在海面盘旋?”他质疑道。 止安的手没有停下来,“你有没有听过一种只能飞不能落地的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