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安将那几张周星星全集单独抽了出来,看了看,说道:“好像是盗版碟哦,想不到你也会看这个。” 纪廷坐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这才想起刚才一怒之下塞给她的杂志里边,有不少是刘季林这家伙的“私人珍藏”,里边的内容相当不堪,他非要塞给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是“正常男性的教科书”,让他一定要拿回去好好揣摩,说不定还有惊喜。纪廷懒得跟他推来搡去,就照单全收地拿了回来。 想到止安刚才翻看了一番杂志的内容,他不禁有几分羞惭,不知道她会怎么样想他。 “这些都不是我的,是刘季林非要给我的。”说出这话他又后悔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解释的,无非越描越黑罢了。 好在止安的注意力也没放在他的话上,她按开了客厅的电视,将其中一张碟塞进了影碟机,然后重重地坐在他身边的沙发上,“为了应付那该死的高考,这段时间都快郁闷死了,正好笑一下,解解闷。” 电视上,影碟的短暂片头过去之后,影片正式开始,一开始走出来的却不是周星星的孙大圣,而是出现在房间里的一对现代人装扮的男女,还操着一口听不懂的倭话。 止安露出了惊愕的表情,“现代版的《大话西游》?” 纪廷也莫名其妙,影片里那对男女进行了几秒钟的简单对话,然后便开始转战到房间里最为醒目的那张大床上,迅速地相互脱着对方的衣裳。 纪廷目瞪口呆,他开始反应过来,意识到这肯定是刘季林偷梁换柱干的好事,原来这才是那家伙说的“惊喜”。他暗暗咬牙在心里咒骂了一声,立刻起身想要在她面前亡羊补牢地关闭电视。 止安却是幸灾乐祸地说了声:“啊哦!原来这就是你这个乖孩子平时的精神食粮。”她制止了他关电视的动作,抢下他手里的遥控器,笑得无比小人得志,“独乐乐不若众乐乐,就准你一个人拿回家偷偷看?” “这不是我的,是刘季林给我的,我不知道里边是这个,真的!”他憋红了一张脸,认真地解释,惹来止安更加不怀好意的笑。 “你老实坐着别动,让我看看这放的都是什么,要不然我就连人带赃地拿去给纪叔叔看。” 他无奈,局促无比地坐在沙发上,就算避开了电视屏幕,也避不开里面传来的越来越急促销魂的呻吟喘息声。 止安没有再理他,专心地“观摩”着影片,他此刻也完全没有了语言,沉默的客厅里只剩下了电视里肉搏的画面和不断传来的淫声浪语。纪廷眼观鼻鼻观心,试图置身于那撩人的情境之外,然而那样细微而绵密的呻吟声却不放过他,无孔不入地钻入他的耳朵和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越想平心静气就越感觉到莫可名状的燥热。 见止安没有再出声,他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电视画面,那些身体器官的特写让他更感觉到面红心跳。他想,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居然会在顾家的客厅看这样龌龊的东西,身边居然还有止安,他亲妹妹一样的女孩子,更让他鄙视自己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会感觉到自己身体深处不受控制的战栗。他感觉到了她的呼吸声,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在他脑海里无比放大,先前他都没有注意到,今天天气热,她穿一件白色的无袖T恤,露出了整个手臂和脖子到锁骨的一截肌肤,蜜色的皮肤光滑而具弹性,透着年轻娇嫩的光泽,下半身则是一条牛仔裤,包裹着她修长的腿……他觉得自己衣服都贴在了背后,黏得无比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