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她的好朋友莫郁华已经提前到了,并且给她预留了位置,苏韵锦总算不用硬着头皮在周子翼的招呼下和程铮坐到同一桌。
  莫郁华见苏韵锦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明镜似的。她递了杯温水给苏韵锦,说道:“都怪我,要不是我说他今天不会来,你也……”
  “跟你没关系。一个城市就这么大,我回来了,他也在,迟早会见到,这也没什么。”
  莫郁华岂能不知道她说的是违心的话?再云淡风轻的旧恋人重逢,但凡曾经爱过,难免会有种今昔错位造成的撕裂感,何况苏韵锦和程铮有过那样一段。而且两人首度重逢,他身边竟然是已经怀孕的女朋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击碎人心中的最后一丝念想呢?现实在用最残酷且直面的方式提醒苏韵锦,这个人已经彻彻底底地和她没关系了。
  “没听说他快要做爸爸了呀,周子翼倒是说过程铮这几年有一个女朋友,好像姓郑,叫什么彤……”
  “郑晓彤。”苏韵锦想起孟雪刚才叫的那个名字,抬头朝莫郁华一笑,眼里全无半分情绪。
  她一旦自我保护意识强烈的时候看上去就会分外淡漠,莫郁华是知根知底的朋友,心里有些不忍,于是劝道:“你是明白人,应该比我清楚,都分开四年了,这种情况是难免的,何必把自己逼得那么狼狈?”
  “你说得对,我不是没有想过,他凭什么要为我守身如玉。可是心里想通了和亲眼所见真的是两码事。郁华,我是不是很可笑?今天以前,我也开始觉得自己过得很不错了,可是刚才看到他的第一眼,我觉得好像又被打回原形一样,我……我用了整整两年才说服自己我的男朋友已经不叫程铮了……他和我没关系了,他是他,我是我,各自结婚、生孩子,那是很正常的事。对,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这几句话起初是对莫郁华说的,后来又成了自说自话的自我催眠。莫郁华很难不想起曾经的苏韵锦也流着眼泪反复说着这样一段话。
  “该死的周子翼,要不是他骗……对了,周子翼无缘无故地为什么要骗我?他和程铮的关系那么铁。韵锦,你说该不会是程铮……”莫郁华谨慎地提醒道,她是个不相信巧合的人。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除了炫耀自己情场得意。”苏韵锦叹了口气,又说起刚才在停车场发生的那一幕,程铮在孟雪面前看到她的时候委实太过正常,苏韵锦现在有些怀疑停车之前他就知道坐在另一辆车里的人是她。
  “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上辈子谁欠了谁的。”莫郁华摇头。
  “反正我不欠他的。”苏韵锦毫不犹豫地说。
  “你没事就好。”
  “放心,他不是当初那个程铮,我也不是当年那个遇到事只会打碎牙往肚子里吞的傻瓜。”
  谈话间,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在舒缓而庄重的婚礼进行曲中,孟雪微笑着将手交到宋鸣手中。她曾经在程铮身上执着了那么多年,最后决然转身,反而觅到了自己真正的伴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