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的。”她面无表情地说。 程铮皱眉道:“那是鬼的?” “程铮,走啦!”周子翼在教室外等了一会儿,又走了进来,他眼尖,刚靠近视线就锁定了地板上的某一处,“咦,地上有钱。” “又不是你的。你没见过钱?”程铮脸色不好看。 周子翼却好像没发觉一般,歪着脑袋思索道:“我想想,我说这两天怎么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把钱塞哪里去了……” 程铮用力推着他的肩膀和他一块往外走,“行了吧,你的钱都塞到网吧小妹的口袋里了。” “那地上的钱是谁的,你们都不要?”周子翼笑着说。 程铮漠不关心地说:“关我什么事,谁捡到算谁的。” 第二天下午,老孙在上课前提起,昨天班上的苏韵锦同学在教室里捡到了五十元钱,是谁丢的可以到他那里领回来,如果无人领取,钱将充作班费。他还重点表扬了苏韵锦同学拾金不昧的精神,号召大家都向她学习。 苏韵锦并不习惯被当众表扬,低着头,仿佛老师嘴里说着的事和自己全无关系。 那天傍晚,她吃过饭和莫郁华一块提前到教室看书,一打开自己的课桌抽屉,好几张饭菜票从缝隙里掉了出来。她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弯腰一张张捡起来整理好,收在笔盒里。晚上,她正看着英语书,很少多嘴的宋鸣忽然问:“这一页的内容有问题吗?” “什么?” “你两节课都没有翻页。” 放学后,苏韵锦独自在教室磨蹭了一会儿,值日生把灯关了一半,说:“苏韵锦,你还不走?” “哦,马上。”她好像下定决心一般,锁好抽屉急急忙忙走了出去,沿着通往校外的方向一路小跑,最后,在学校的自行车棚前停了下来。 程铮正推着车走出来,今天周子翼没有跟他一起,同样推车和他并肩的人是孟雪。 他看到苏韵锦时明显一怔,但很快又装作没她这个人一样,一边和孟雪说话,一边从她身边走过去。 “程铮你等一下。”因为紧张的缘故,苏韵锦的声音听起来比往常要尖厉一些。她说完这句话,程铮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停了下来。他和孟雪低声说了一句话,孟雪便回头看了苏韵锦一眼,默默推着车走开,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等着自己的同伴。 “你是在叫我?”他明知故问。 苏韵锦见他不肯走过来,便自己走近了一些。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掏出那一小叠饭菜票递还给他。 “你干什么?”程铮没有接,双手紧紧地握着自行车把手。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 “莫名其妙!”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谁告诉你这东西是我的?” 苏韵锦不再开口,伸出去的手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车棚前灯光昏暗,不时有人从一旁经过,他们站立的姿势都显得十分僵硬,离得这么近,对方的面孔却那样模糊,说的话也是鸡同鸭讲。 程铮忽然极度讨厌那只固执的手,比讨厌它的主人更甚。 他率先沉不住气了,夺下她手里的东西往旁边的花圃里一扔。 “这样行了吧?” 他的语气格外恶狠狠的,苏韵锦沉默片刻,低头从他身边走开。天气已经入秋了,一入夜就有些凉,她身上的长袖衬衣显得有些单薄,他却还是一身夏天的打扮。裸露出来的脚踝上方有浅褐色的阴影,那是上次被她的凳子脚擦伤后留下的疤。她当时是怎么下的重手?心要有多硬才能在别人疼的时候毫无知觉。 走过孟雪身边时,她们都刻意没有看对方。苏韵锦加快了步子,可她有一种错觉,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在跟随着自己。 期中考试的再次失利让苏韵锦意识到不讲究方法的埋头苦学是没有多大用处的。从那以后碰到弄不明白的题,她开始壮着胆子单独去问老师,有时也请教她的同桌宋鸣。 宋鸣教她的一些巧记单词的技巧的确派得上用场,但是在她最弱项的数学和化学上,他讲解起来也相当费力。苏韵锦很惭愧,自己一定是基础太差了,理解能力也不行。幸而宋鸣是个心眼不错的男生,并不因为她的笨拙而嘲笑她,有时间就尽可能耐心地给她慢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