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声音已经放得很低,可是仍然有人觉得自己被打扰了。程铮不止一次当面说他们“叽叽咕咕”,吵得他没法专心学习。苏韵锦也按捺着性子给他道歉,后来就只在下课的时候才向宋鸣请教,以免又落了话柄给别人。 那天宋鸣正在和苏韵锦讨论一道几何题。 “你看,我们可以在A和M之间画条虚线,想要证明MN垂直于SC,首先,SA垂直于面ABC……” 正讲得头头是道,后面忽然有人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 “别理他。”苏韵锦低声说。 宋鸣迟疑了一下,“哦……也就是说SA垂直于……” “你用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笨方法。”程铮听不下去了。 宋鸣无辜地看着程铮,“可是这样也没错吧,还能混一点步骤分。” “狗屁。哪里用得了那么复杂,你就不怕把她有限的脑细胞搅糊了。” “这个……我是想AC之间相连,假如AMC和SA……” “这道题明明考的就是线面垂直的性质定理。要证明MN垂直于SC,可证SC垂直于面ANM,已知AN垂直于SB,所以你只要证明AN垂直于BC不就行了,说那么一大堆,不知所云。”他皱着眉一脸较真的神情,好像必须证明他说的是真理。 “我先去趟厕所。”宋鸣果断尿急。苏韵锦置身事外一脸茫然。 程铮受不了地说:“你张着嘴的样子像个白痴。我刚才告诉你的方法记住没有?” 苏韵锦讶然,“你刚才是对我说话?” “我在对猪说话。你到底听明白没有?” “你说得太快了。”苏韵锦脸一红。 “就你这智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低头在自己的稿纸上利索地涂画了一阵,气势汹汹地拍到她桌子上,“拿去,懒得看你那副样子。”他匆忙走了出去,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对方。等到上课铃声再次响起,他从走廊回来,就看见苏韵锦扬着手里的稿纸不知道想要对他说什么。 “你别想多了,我没那么多工夫瞎好心,纯粹是受不了别人那么笨。”他赶在她开口前抢白。 “我看是你想多了。我就是想问这中间一行是什么意思?” “照着抄都不会?” “明明你的字太潦草。” “哪里?”程铮接过稿纸仔细地看,“说你笨还不承认。还傻坐着干吗?你不回头我怎么说?” 宋鸣在一旁忽然笑了起来。 程铮纳闷地问:“你笑什么?” 周子翼代替宋鸣回答道:“他是想说,你们两个‘叽叽咕咕’的一点都不吵。看我干吗?继续继续。”他说完接着看自己的杂志,宋鸣也笑着把心思放回自己的功课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坐在他们周围的同学都惊讶地发现,程铮和苏韵锦的关系有了微妙的改善。程铮不再像过去那么厌恶苏韵锦,也不再频繁地找她的碴。苏韵锦遇到不明白的题目,除了英语会问宋鸣之外,其余的都会回头低声求助于程铮。他虽然每次都是满脸被打扰的郁闷神情,但解释起来却唯恐不够详尽。 程铮脾气大,又没有什么耐心,苏韵锦的基础不行,多问几次他就会生气,一边骂她笨一边咬着牙继续讲。苏韵锦偶尔也会受不了他的态度顶撞几句,两人一言不合,程铮就会跳脚。苏韵锦则鲜少与他争辩,一来二去之间,她早已摸透了他的脾气,他就和他的名字一样,铮铮如铁,宁折不弯,指望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动听的话,还不如用那工夫说服自己趁早绝了这个念头。可他人不坏,一如大多数家庭幸福的孩子那样心思单纯,只不过被宠得有些骄横,但喜怒都写在眉眼间,至少她可以一眼看穿。 所以,程铮实在过分的时候,苏韵锦最多冷着脸背对他,任他发脾气。他的脾气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通常不出半小时,就可以看到他用笔戳戳苏韵锦的背,主动说:“哎,你怎么了?我刚才还没讲完呢。你过来,我继续给你说……你这人脾气怎么就那么大呢?” 程铮诲人不倦的方式虽然粗暴,但不可否认他的解题思路往往是最简洁有效的。在他过于积极主动的帮教之下,苏韵锦也逐渐被他骂出了一些窍门。当然,数理化这玩意想在短时间内实现分数的突飞猛进是不现实的。但期末考试前的几次测验,苏韵锦的成绩逐渐有了改观,数学和化学也在艰难地朝着及格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