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下学期开学没多久,学校就安排了一次家长会,除了对学生在校表现做阶段性的总结,其余的便是高考前的总动员。 虽说大家都对这次家长会相当重视,但是当苏韵锦看到爸妈同时出现在学校里的时候依然十分意外。要知道她爸爸寒假里几乎都在卧床休息,身体却每况愈下,一家人的春节也草草地过了。从老家的县城到市里要坐两个小时左右的汽车,苏韵锦看着爸爸蜡黄的脸色和枯瘦的身子,又是心疼又是难过。 按照惯例,家长们先是集合在学校的礼堂开大会,然后才分别到子女所在的班级和任课老师座谈。这前半部分是没有学生什么事的,苏韵锦把爸妈送到礼堂门口就回了宿舍。她一方面怕爸爸的身体吃不消,另一方面又唯恐自己在校的表现让家人更为失望,心中很是忐忑。 刚洗好了一整桶衣服,周静从外面跑回来通知苏韵锦和莫郁华去礼堂帮忙搬桌子。那时动员已经结束,家长们都去了教室,周静指派给苏韵锦和莫郁华的任务并不轻松,她们二人得把一张笨重的大桌子抬回仓库。 仓库所在的位置相当偏僻,这天是周末,一路上没有什么人,当她们走到仓库附近,忽然听到玻璃被敲击发出的刺耳声响时,都吓了一跳。莫郁华示意先把桌子放下,她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苏韵锦则在原地等待。 片刻,有个人急匆匆地从前方道路的拐弯处跑了过来,却是个男孩子模样,等他走近了,苏韵锦才发现来人是周子翼。 苏韵锦今早见到了周子翼的“家长”,那是个年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时髦女郎,开着辆拉风的小车,不知道什么牌子,貌似很名贵,一出现就吸引了无数眼球。可苏韵锦从没有看到周子翼脸色那么难看过,招牌似的痞笑也不见了。听人说那女的是周子翼父亲的秘书,可周静在宿舍里笑嘻嘻地说,一看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秘书”,要不怎么能代替老板出席家长会呢,说不定那女人以后真的会成为周子翼的“家长”也不一定。 他跑到这个角落来干什么?苏韵锦有些纳闷,她相信没有人能差遣得了周大少爷来做搬运工。周子翼经过时也看到了她,神色很不自然。 又一会儿莫郁华折返,苏韵锦问她,她只说“没事”,两人继续抬着桌子艰难地往前走,过了那个弯道,不远处的开阔地停了好几辆车,其中最醒目的正是周子翼家的那辆,走近了看,前挡风玻璃被砸出个大裂口,碎玻璃撒了一地。 “莫郁华,这是不是……”苏韵锦很难不将眼前的情景和周子翼方才的异样联系起来,可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郁华应该比她清楚。 然而莫郁华摇了摇头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她那张朴实的面孔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越是这样撇得干干净净就越像有事瞒着她。苏韵锦毕竟不是多事的人,即使心中尚有疑问,别人不愿意说,事不关己,她也不好追问。 大木桌送到了仓库,苦差并没有结束,仓管员说这桌子根本不归他管,让她俩抬去教学楼。两人心中暗自叫苦,一定是周静这传话的听错了,害得她们来回折腾,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抬吧! 她俩都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但桌子着实不轻,回到教学楼下时两人背上都冒了汗。楼梯处人声鼎沸,原来个别班的家长座谈会也散了。 担任工作人员的周静看见她们,连连说不好意思,其实这桌子是教务处的,还要“麻烦”她们再跑一趟。 再好脾气的人听到这种话都难免气愤,苏韵锦想不干了,一时又找不到理由,正生闷气,后脑勺忽然一痛。她回头,一截粉笔头掉落在她脚边,不远处是装作没事人一样站在假山水池前的程铮。 不用说,这么无聊的事除了他没人会干,苏韵锦白了他一眼,回过头准备和周静理论,没想到手臂上又挨了一下,虽不是很痛但也让人不胜其烦。 “有完没完?”她沉着脸对程铮说,“我现在没工夫搭理你。” 程铮嘲笑道:“不就做个搬运工吗?有什么好神气的。” “有本事你来搬!”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蠢,被人当猴子耍。换了我就把桌子放在路中央,看老师找谁的麻烦。”他说着不知又从哪摸出几个粉笔头,一下一下朝她扔,“说不定你真是猴子,看你那傻乎乎的样子!” 苏韵锦伸手去挡,粉笔灰撒在衣服上,“你再扔一个试试看。” “这可是你说的!” 实在气得不行,苏韵锦捡起最近的一截粉笔想要扔回去。程铮忽然“哎哟”一声,他的耳朵被一个从楼上下来的妇人用力拧了一把。 “干什么,痛死了!”他搓着耳朵嚷嚷。 那妇人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在楼上就看见了。谁教会你欺负女孩子的,没出息的家伙,回去让你爸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