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铮的眼神不经意与苏韵锦交汇时竟然流露出几分难堪,他收起了忍痛的表情,当即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事了,强撑着要站起来,不料刚动了动,又力不从心地坐了回去。 “这不是逞强的时候,小心肌肉拉伤。”平日里一贯显得刻板而内向的莫郁华也看不下去了,她分开挡在前面的人,对周子翼说:“你最好把他的膝关节绷直了,抓住脚掌朝他身体的方向压……不对,是这个方向,用力。” 周子翼怀疑地看了莫郁华一眼,但手下还是按照她说的方式去做了。 大概是实在疼得厉害,程铮没有出声,额头上却冒出了汗珠,孟雪慌慌张张搜遍全身,找不到手帕和纸巾,干脆伸手用自己的袖子替他擦汗。 “你确定这办法有用?”周子翼问莫郁华。 莫郁华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耳根却开始发红了,声音也没有往常那么沉稳,“书上是那么说的。” 苏韵锦站在舍友身后,她猜想此刻莫郁华的双眼一定是明亮的。按莫郁华的说法,她和周子翼从高一就是同班,然而依他们各自的个性,恐怕平日里接触的机会不多。如果我们都知道没有如果,这样短暂的欢喜和心悸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沉浸在自己心事里的苏韵锦并没有意识到程铮一直在偷偷看着她。他是铆足了劲想要在她面前好好表现,眼看只差临门一脚就要成为这场比赛的英雄,结果却因为抽筋成了“狗熊”,这虽然有些丢脸,但她好歹还是来了。 程铮心中刚涌起一种复杂的喜悦,可惜很快被苏韵锦的心不在焉所驱散,正有点不高兴,却发现她此刻的眼神实际上也是绕过了他,看向了身旁的周子翼。 程铮有些不敢置信,失望、不甘混杂了球场上的挫败感,还有因她的冷淡而生的困惑使得他惊怒交加,那感觉比摔倒在球门前还要糟糕。周子翼的拉伸方式在莫郁华的建议下开始有了效果,程铮却本能地想要把脚收回来。 孟雪发现了他的异样,扭头便看到了站在人墙外的苏韵锦。 “你别动,还嫌不够受罪。”她低声嗔怪道,帮助周子翼压着程铮的腿,身体不落痕迹地挡在了苏韵锦和他之间。 苏韵锦会意,自我解嘲地想,这里其实没她什么事。她没去惊动莫郁华,自己悄然走开。 “你站住!”这声音从后面传来,苏韵锦脚下一滞,惊慌中却加快了步子。 “苏韵锦,别告诉我你聋了。”这下连她仅存的侥幸都被打碎。苏韵锦没想到程铮当着许多人的面也毫无顾忌。 “我叫你来你不肯,现在这样走了是什么意思?”他咬牙道。 如果说他开始喊那一声已引起不少人的注意,现在更使在场的每一双眼睛都看了过来。 苏韵锦脖子以上一片烧红,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他真是什么都敢说,不知道这样的话别人听了会怎么想。她不愿与他纠缠,给旁人徒增谈资,停驻了片刻,又一言不发地继续走。 她的沉默和躲避更刺伤了程铮。他眼睁睁看着她越走越远,抓也抓不住,永远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任何努力都是徒劳,怎么做怎么错。 “别走!” 苏韵锦走着走着竟小跑了起来,程铮一气之下抓起身旁的足球就朝她的背影扔了过去。 “小心!”莫郁华喊道。 苏韵锦转身,下意识地伸手护住头脸,球正砸在了她的手臂上,并不是很疼,却让她感觉加倍的羞辱。气到极致她反而没那么慌张,冷冷看眼程铮,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掉头走开。 周子翼感觉程铮腿部的痉挛已有所减缓,便松开了手,轻咳两声,用手搭上程铮的肩膀,笑道:“算了,发那么大脾气干吗?我扶你起来。”他本是好意,和孟雪一人扶着程铮一边胳膊,程铮却狠狠地将两人的手甩开,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周子翼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好端端的,自己怎么就成了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