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没什么时间写文章,这里记录生活中的几个片段。没什么意义,就是可能这个世界跟你想的不一样。 1. 火车站,遇到一个大姐,她微笑着走上前来,“大哥,商量个事情,能借我三块钱买票吗?” 我给了她五十块,要求她陪我聊一会儿。 “你这个方法好直接,给钱的人多不?” “还好,经常被人说是骗子。” “本来就是骗子啊。” “什么骗子?我就是要钱,说话比较委婉而已,那些装可怜要钱的没啥技术含量。再说了,你们工作不也是为了要钱吗?” “为什么找我要?” “你看上去像好人。”听到这里,我知道了,我长得像那种好骗的…… “一天能要多少?” “这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要是你知道了,你也会来要钱的。” “我不会的。” “你不会,但你会告诉别人,保不准你周围的人不会,这样就多了竞争者。算了,不跟你聊了,我要去工作了。” 嗯,世界跟我想的不一样。 2. 接到老家一个亲戚的电话,电话里听得出,她很着急,忍住了哭声。 “我信用卡被人盗刷了,花了1万,怎么办?” “别着急,信用卡被盗,只要你不签字,是没问题的。” “不是的,是网上消费。” “你的信用卡以前用过吗?” “从来没用过,半年前有人过来推广,说办信用卡送礼物,于是我就办了,有1万的额度。” “你每个月收入多少?有这么高的额度?” “工资1900元,有点补贴,总共2300元。当时没有太多审核条件。” “再说说是什么流程。” “我接到银行的服务电话,说我半年前办的信用卡要升级,让我报卡号,我报了卡号。他们说升级需要输入密码,一会儿会发给我短信,让我不要挂。等了几秒钟,真的有短信过来,我就把密码告诉了他,然后他说‘好了’,就挂了电话。接着我就收到消费9990元的短信。” “你这等于把动态密码都告诉别人了啊!上面应该写了不要告诉别人的啊。” “是的,但我没注意看,就把密码告诉别人了。” “这种事你只能报案了……” 我知道这种事报案也没戏,回家后把这事跟家人讲,家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谴责: “银行现在越来越不负责任了!收入不高,为什么给那么高的额度?” “现在的银行连用户信息也倒卖。” “那个谁谁,没事办什么信用卡啊,这下倒好,半年的收入都没了。” “那个谁谁,怎么那么傻,把密码都告诉别人,不是说打死都不能告诉别人吗?” 我只是感叹骗子越来越厉害了,几分钟就骗了1万。对了,为什么大家不是在谴责骗子? 嗯,世界跟我想的不一样。 3. 前两天我发了个朋友圈:刚看见一道小学试题,留下你的答案,你要是做错了就别说认识我啊。 某小学三年级的考试题:一个人,8元买了只鸡,9元卖出去了,他觉得不合算,10元又买回来,11元再卖出去了。 请问:这个人赚了多少钱? A.赚1元 B.赚2元 C.赚3元 D.不赔不赚 很快得到了几百个回复,后来我统一回复了几个: 回答D的同学,你们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回答C的,你干脆把我删了吧,咱俩不认识…… 还有那么多回答亏钱了的,是让鸡啄坏了脑子吗? 回答B的同学,咱们做朋友吧,不要被周围选其他答案的人拉低了智商。 有个哥们儿跟我吵起来了,说: 鬼脚七你是我见过的最自以为是的人!自己错了还指责别人。这道题正确答案是亏1元钱!你居然还说是赚了2元。8元买,本来可以11元卖的,这样是赚3元,最后只赚了2元,不就是亏了1元吗?做生意,不赚就是亏!明明可以多赚,少赚了还是亏!你觉得这个出题者就只是考一个简单的算术题,那也太脑残了!如果你不信,你看看百度知道上的答案! 看了这个回复,我真的有点无语。不过,我还真的去百度了一下,百度上说回答赚2元的是错误答案。看到这里,我想起了那个蓝黑白金裙子! 嗯,世界跟我想的不一样。 4. 一个朋友从新西兰回来,我们在一起聊天,聊到了婚姻。 “婚姻是两个个体的相互入侵,是最考验人的。” “为什么?” “如果是普通朋友,我们不会那么放肆,就算有人放肆,你也可以选择离开。但如果是亲密关系就不一样,你会放肆,你也无路可退。” “还真是如此。不过爱情不是美好的吗?” “爱情都是短暂的,入侵得越厉害,爱情消失得越快。” “嗯,不是没有道理。” “两个人相处之所以觉得舒服,是因为对方刚好符合自己内心的投射。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可能有一个人刚好完全符合另一个人内心的投射。于是,在亲密关系里,痛苦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磨合期。” “是的,跟车一样,磨合好了,就舒服了。” “舒服了,你觉得好,但不一定是好事。” “为什么?” “舒服不是好事,痛苦也不是坏事,只有痛苦才能让人成长。你感觉很舒服,就不会有成长,因为外界都符合你内心的投射。只有当你觉得痛苦,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才会是你成长的时候。因为有新的东西要出现,要成为你了。” “就像失恋造就很多文学家一样。” “如果你带着觉察,成长会更快。” 说得很好,以前我怎么没想到呢? 嗯,世界跟我想的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