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后台看见一个留言,让我感慨万千,我觉得有必要分享出来: 鬼老师,怎么办,我开始嫌弃自己的妈妈了!我知道这样很不应该。我妈妈是很普通的农村妇女,自从我上初中以后她完全以我为她的中心,特别是在高中,她的母爱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我压力大得喘不过气来。我记得那个时候豆浆机很流行,她每天早起帮我煮豆浆,为了更健康,她甚至一点糖都不放,可是真的很难喝。我早上喝不掉,她就去买很贵的保温瓶让我带去学校喝。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高中课间时间很短,常常一晃就到了中午,然后豆浆变了味,我就只能倒掉。我也和她讲过,她总说这都是为我好,讲到后来还会掉眼泪,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她沟通。 现在我上大学了,她就完全失去了生活重心,不上班一直待在家里,每天都无所事事,要么看看《圣经》。我叫她去找点有兴趣的事做,学点什么也好,但她听不进去,每天待在家,我觉得她都快和社会脱节了。现在每次和我通话说的总是同样的内容,然后我就越来越讨厌她了,还有一点点看不起她,我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有点悲哀? 庄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经常讲一些很有寓意的小故事。他有个故事叫《鲁侯养鸟》: 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 大意是这样的:有一天,鲁国城郊的上空突然飞来一只海鸟,是鲁王从来没有见过的鸟。鲁王以为是什么神怪之物,就派人把它捉了回来,并供养在庙堂里,爱护有加。鲁王时常吩咐人把宫廷最美妙的音乐演奏给鸟听,用最丰盛的筵席款待鸟。可是鸟呢,根本体会不到鲁王的一番盛情招待,吓得魂飞魄散,举止失常,一片肉也不敢尝,一滴水也不敢喝。就这样,只过了三天,鸟儿就饿死了。 我们看了这个故事,都会觉得这个鲁王很愚蠢吧。其实不用笑鲁王,我们很多人都和鲁王是一样的,这样的事情也许每天都在我们周围发生。 有人觉得这跟自己没关系,我再讲几个更贴近于生活的事情。 我和朋友吃饭,发现一个特点:广东、福建那边的朋友特别热情,每次都会主动给我夹菜。夹了菜,有的我不喜欢吃,又不好意思说。我吃也不好,不吃也不好,弄得很尴尬。我说了很多次不用给我夹菜,但他们还是会这么做,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才表示尊敬。 某个哥们儿跟我哭诉,他女朋友每天要打好几个电话问候他,并不是不放心,而是女朋友觉得如果没有在一起,只有打电话问候才表示想着他,表示爱他,女朋友说无论自己多忙都要打几个电话,而且说要坚持几年。把我那个哥们儿吓得准备分手了,不是不喜欢女朋友,而是实在受不了那种爱。 不用我多讲,大家应该已经明白我要说什么了。 我们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以己养鸟,用自己最喜欢的方式来对待别人。出发点是好的,但对方不一定会接受,有时候反而是种伤害。那应该怎么做?以鸟养鸟。如果真的希望对别人好,那么就要用别人适应的方式,而不是自己最喜欢的方式。 我上次给我们家闺女豆豆讲了个故事,你也可以讲给你们家小朋友听: 有一天爸爸和豆豆都吃了变小药丸,变得只有蝌蚪那么大了。爸爸带豆豆去池塘游泳,在那里遇到了好多小蝌蚪。有个蝌蚪王子跟豆豆成了好朋友,就带着豆豆到处玩。玩了一上午累了,该吃午饭了。 蝌蚪王子说:“豆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把我最喜欢吃的东西送给你吃。” 豆豆说:“好啊,是什么东西啊?” 蝌蚪王子说:“特别美味,我平时都舍不得吃呢,拿过来你一定要吃完哦。” 豆豆说:“好啊好啊,我现在就想吃了。” 过了一会儿,一群小蝌蚪抬过来一大坨牛屎…… 回到最开始的那个微信留言,妈妈和女儿其实都是受害者,因为主导者在“养鸟的人”,而不在“鸟”。如果妈妈自己不明白这个道理,悲剧就会一直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