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的路上,我给好朋友打电话。 “你妈的病情确诊了吗?”我问。 “是的,确诊了是癌。下周医院还需要确定到底多严重。”朋友说。 “她状态如何?你还好吧?”我关切地说。 “我没事啊,已经哭过了。我妈状态不稳定,大部分时间都比较焦虑。”朋友说。 周围得癌症的人多了起来,今年我已经遇到三位了。 电商学院的老八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小伙子。他是电商讲师,我跟他接触比较多。第一次跟他开会时,他脖子上贴了一副膏药,我们还拿他开玩笑。过了两个星期,听说他得了鼻咽癌,确诊了,晚期。 一天下午,我去广州肿瘤医院看他,让我大吃一惊。老八以前体重一百六七十斤,现在瘦到只有一百二十多斤了。他坐在输液室的角落里,他妈妈在一边陪着。老八说今天已经输液六个小时了,差不多还要两个小时。老八很乐观,瘦了以后显得很帅气。 “你这病有没有生命危险?”我问得有点直接。 “医生说手术挺成功的,至少还有四五年好活。”老八说,“不过我觉得我活十四五年也没有问题,就是需要经常输液太麻烦,每次时间都很长。” “医药费贵吗?”我知道他家境一般。 “还好,现在我不住院,费用低了很多。不说这些了,你看看我闺女长得像我吧,她出生快两个月了。” 另外一位是个“85”后的女生,一岁小孩的妈妈,得了甲状腺癌。 是什么导致癌症发生越来越频繁?我不想讨论环境过度开发会给我们带来什么,这个事情我讨论一万次,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既然没有什么改变,我可能也会得绝症。 假如我得了绝症,我会如何应对?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我不是个吃货,按照雕爷的话说是因为我的味蕾没有打开,遇到什么好吃的,都不会特别上瘾,没有好吃的,也不会挑剔。得了绝症,应该还会有些忌口吧?假如我得了绝症,应该不会寻好吃的。 我也不是一个旅游爱好者,那种环游世界的梦想我以前也有过,但现在绝对没有,我觉得那样太累。环游世界和环游杭州其实差不多,如果我把一个城市所有的大街小巷都跑一遍,也需要花很长的时间,看看那些建筑和树木,它们会告诉我不同的故事。假如我得了绝症,应该不会到处旅游。 我不是个乐观派,也不是个悲观派。自从了解禅修以后,对死亡好像也不那么害怕。生命是有期限的,有生有死。连生命都有期限,世间的事情,什么没有期限?爱情、亲情、财富……只要是你得到的,一定都会失去。假如我得了绝症,应该不会每天担心和焦虑。 假如我得了绝症,我会有哪些变化不?应该会有。 假如我得了绝症,应该不会那么辛苦地工作了,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原因,另一方面是不想再追求事业和财富了。你不上班了,医药费怎么办?NND,都得绝症了,有钱就多吃点药,没钱就少吃点药。 假如我得了绝症,我不会再参加什么会议,做什么演讲了吧?有些会议确实很无趣,演讲也是走过场。大会的演讲,可以扩大你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啊?NND,都得绝症了,要那些知名度和影响力干吗! 假如我得了绝症,难道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有的。我会每天写文章,把我所有的心理变化都如实地写出来。然后再写个回忆录,把真实的个人经历都写出来。写这个有什么用?NND,都得绝症了,管它有什么用,我乐意写就行!当然,也可能不写。 后来我还真和一位朋友聊到这个话题。 “除了写文章,还有什么你特别想做的事情吗?会不会跟所有人拍照合影聚会什么的?” “这个没意思。我想提前搞一次葬礼,让大家一起来告别,也听听大家对我的评价。”我说。 “哈哈,你这个做法好玩。”朋友说,“还有什么想做的?” “我会看看书,晒晒太阳。”我沉默了一会儿,“还想约一下之前所有和我谈过恋爱的女朋友,大家一起吃顿饭……” “啊,一起?你不怕你老婆和前女友们介意吗?” “NND,老子都得绝症了,她们还不满足一下我小小的愿望!” “咳咳,够啦!你目前没得绝症!” 是的,我还没得绝症。 假如我得了绝症,现在所追求的那些东西,事业、财富、名利、影响力,好像都不再重要了。假如我得了绝症,那时所追求的那些东西,现在好像也并不在意。 我陷入了沉思。那些不想做的事情,一定要等得了绝症才放下吗?那些想做的事情,一定要等得了绝症才去做吗? 电话继续。 “你妈最近不出院吧?我想去看看她老人家。”我说。 “好啊,她说她现在每天都需要心灵鸡汤,你去了要逗她开心。”朋友开心地说。 “我最擅长心灵鸡汤了,要不让她看看我的‘鬼友说’,估计她就更开心了。” “哈哈,这个可以!你哪天有时间?” “周二吧,相约星期二。”我想起有本书的名字叫《相约星期二》。 “好!相约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