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用心做一件事情,不用多长时间,一定能做出一些成绩。 每个人都独一无二,真实地做自己,找到自己,世界就会找到你。 那么多束缚,我们自己进去的,然后再努力去挣脱。 这几天我在微信上卖围巾,真是玩兴奋了,收获也很大。当然,现在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好,包装、退款和快递都没结束,七星会的小伙伴们都在忙这些事情,反而我可以偷个懒了。 下午我捧一杯茶,在阳台上看书,是冯唐的《活着活着就老了》。冯唐是个很有意思的作家,他的杂文写得很好玩,看书名起得多好啊,活着活着就老了。一句话,把人生就说完了。 后来加措活佛说要到我的小办公室来坐坐,我很开心。于是约了几个小伙伴过来一起听活佛讲他的故事,讲他的执着。活佛也有执着,对传播佛教的执着;我也有执着,对自己的执着。 活佛问我:“围巾卖得怎么样?” 我说:“还不错,很多网友都很支持我,这个经历很好玩,以前没玩过,虽然有些波折,但总体很有意思。” 对于为什么是围巾,很多人都很好奇,也不理解。 我理解他们的不解,因为我自己也很好奇。羊绒围巾,不是每个地区都用得上;价格这么高的围巾,已经算是轻奢品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消费的。如果是想赚钱或者是扩大影响力,干吗不选一个其他商品,或者搞个会员费什么的?但我后来还是决定卖围巾。有人猜我是要测试系统,或者把粉丝分类吧?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只有一个最傻的原因:我很喜欢这个围巾。当我想要传递某种东西的时候,我就选择了它。这个跟商业没有多大的关系,真相就这么简单。 晚上送加措活佛去住的地方,是他一个信徒的房子,条件很好。我跟朋友聊天说:出家人什么都没有,但正是因为他们不要,他们才什么都有。 这让我想起,这次活动中也有不少不同的声音。 有人在微信上留言说:“太矫情了,越来越像个商人!” 我回复说:“要是能像个商人一样,多好啊。”我发自内心地觉得能做商人真的挺好的,只是我现在没这个能力。 有人说:“有的粉丝很失望,你不担心?”我说:“是他们失望不是我失望,我担心什么啊?” 有人说:“有人在微博上黑你呢?”我说:“没事的,卖不卖围巾都会有人不认同我。”他们怎么评价都可以,我实在没空看。 晚上那个朋友说:“你这个状态我总感觉有点怪,好像很自我,好像很固执,好像很自大,但好像又跟这些不一样。” 我说:“当我能清晰地看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我就不会在意别人的评价,因为我对自己的评价,也是别人对我的评价。” 朋友说没听懂。我说:“我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也就是接纳所有人的评价。就像做电商去掉了地域维度,反而拥有了所有地域;出家人不追求住房的时候,他们可以住在任何地方。” 过了一会儿,朋友说:“这个思路,真有意思!当我们不在乎某种事情,才真正不被它控制。这种不在乎,不是接受好的,拒绝差的,而是接受所有的可能性。”我听了开心地哈哈大笑。 有时候理解比支持更让人开心! 咱们再看看互联网上的一些案例,当淘宝和360免费的时候,这些公司能赚所有人的钱;当腾讯的游戏不在乎硬件的时候,几乎在每个人的手机上都能玩他们的游戏…… 当你不再执着于工资有多高的时候,你可以选择的工作范围就大了很多很多,你可以真正选择你喜欢的工作;当你不在乎对方是否爱你的时候,你可以爱任何你想爱的人…… 你问我到底预售了多少?其实不重要,因为我之前根本没有设目标。这件事情做完了、做好了,才是最重要的。 当我们不执着于某个东西,才真正拥有了它。没有期望,一切都是惊喜! 这时候,世界,是多么的精彩;生活,又是多么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