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五年,这个人真的一直在画画,生活过得很艰苦,没钱的时候就去给人家干点活,他的画从来不卖,也不参加展览,甚至都不给别人看。 为什么他要这样?和你一样,我有疑问,作者也有疑问。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作者和这个人的对话: “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画送到展览会上去呢?我想你会愿意听听别人的意见的。” “你愿意听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鄙夷不屑劲儿简直无法形容。) “你不想成名吗?大多数画家对这一点还是不能无动于衷的。” “真幼稚!如果你不在乎某一个人对你的看法,一群人对你有什么意见又有什么关系?” “我们并不是人人都是理性动物啊!” “成名的是哪些人? 是评论家、作家、证券经纪人、女人。” “想到那些你从来不认识、从来没见过的人被你的画笔打动,难道你不感到欣慰吗?” “滑稽戏。” “那么你为什么对于画得好还是不好还是很介意呢?” “我并不介意,我只不过想把我见到的画下来。” …… “你丢掉了舒适的家庭,放弃一般人过的那种幸福生活,可是你现在在巴黎连饭都吃不饱。再叫你从头选择,你还愿意走这条路吗?” “还是这样。” “这几年你根本没有打听过你的老婆孩子,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吗?” “没有。” “你给他们带来这么多不幸,难道你就一分钟也没有后悔过?” 他咧开嘴笑了,摇了摇头。 多么独特的一个人啊!他几乎没有人性。如果你看了这本书,你还会知道这个人不懂世故,不讲礼节,不知羞耻。他真的不懂吗?当然不是,他四十岁之前跟其他人一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四十岁以后,才开始不正常的。 这个不正常太不正常了,从下面的情节中你就能看出来: 这个人在巴黎病了,病得很严重。一位叫施特略夫的朋友救了他,还把他从破旧的房子里接到家里,和老婆一起来伺候这个人,帮他养病恢复。后来这个人身体好了,经常把施特略夫赶出家门,原因是他画画不想被人打扰。再后来这个人和施特略夫的老婆好上了,他们一起在家过日子,而施特略夫只好离开自己的家。 这个人怎么能恩将仇报?多么令人厌恶啊,难道他在道德上没有一点内疚?和你一样,我有疑问,作者也有疑问。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作者和这个人的对话: “你不觉得内疚吗?” “我为什么要内疚?” “让我把事情的经过向你摆一摆:你病得要死了,施特略夫把你接到家里,像你亲生父母一样服侍你。为了你,他牺牲了自己的时间、金钱和安逸的生活。他把你从死神的手里夺了回来。” “那个滑稽的小胖子喜欢为别人服务,这是他的习性。” “就算你用不着对他感恩,难道你就该霸占住他老婆?在你出现在他们家门以前,人家生活得非常幸福。为什么你非要插进来不可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生活得幸福?” “你为什么要把她拐走呢?” “我没有,当她说她要跟着我的时候,我也非常吃惊。我告诉她当我不再需要她的时候,她就非走不可,她说她愿意冒这个险。她的身体非常美,我正需要画一幅裸体画。等我画画完了以后,我对她也就没有兴趣了。” “她可是全心地爱着你啊。” “我不需要爱情。我没时间搞恋爱。这是人性的一个弱点。” 后面的故事我就不细讲了,很多细节很精彩。 看到这里,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很自私,很自我,很无耻?!但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才是真的不自私?他已经没有自己,只有画画。他比所有人都活得坦荡。 这部小说之所以触动我,不只是因为思特里克兰德的故事,还因为里面其他几个平凡的小人物,生活态度都很鲜明,他们都在做自己。 就拿施特略夫来说,那个画家看不起他,总嘲讽他,但施特略夫却一直在帮他,其原因是施特略夫觉得这个画家是个天才!施特略夫很爱他老婆,当老婆要跟那个画家过日子的时候,施特略夫担心他老婆受苦,把自己的房子留给他们,自己离开了。离开以后,施特略夫一直不肯离开巴黎,因为他担心老婆在需要他的时候找不到他。再后来,他老婆死了,他对画家没有一丝怨恨,反而还邀请那个画家跟他一起回荷兰住。 多么勇敢的一个男人!虽然他忍受很多痛苦,但他的原则很清楚也很坚定。 施特略夫的老婆也同样是个原则坚定的人。她最早很讨厌那个画家,后来爱上了他。当施特略夫发现后,她坚持要跟着那个画家过苦日子,她也知道那个画家并不爱她。不久后她就死了。 多么勇敢的一个女人!我想就算让她重新选择,她也一定还会这么选择。 月亮和六便士,梦想和现实,总是残酷地考验着每一个人。 看完这本小说,我思考着自己的生活,忽然感觉有点羞愧难当。我一直拿着六便士跟别人说,这是月亮,好虚伪! 有个声音在耳边说:生活就是这样,你陷进去,爬不出来。 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