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接到一个电话,021开头,对方说自己是新西兰领事馆的,关于签证要问我几个问题。我说好的。 她先问了一堆关于生日、在哪儿工作、何时去何时回什么的,后来就越问越细: “你去新西兰做什么?” “去旅游。” “你打算去哪些地方旅游?” “不知道,先去见个朋友,然后再定。”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跟你什么关系?” “啊,你问这干吗?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需要做背景调查。” “好吧,跟我没什么关系,就是朋友。” “他叫什么名字?” “雅桐。” “全名叫什么?” “我不知道全名叫什么。” “你不知道你的朋友全名叫什么?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不知道她的全名,这有什么关系?我怎么认识的,又关你什么事?” “我是领事馆,签证要做调查。” “签证干吗要调查我朋友,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领事馆?” “你不信任我,我也没办法。” “那好吧,信任你了。这个问题你别问了,问别的。” …… “这次同行有两个小孩,其中一个户口没跟你在一起。” “是的,一个户口在北京,一个户口在湖南。” “为什么没在一起?” “超生的啊,没法在一起。” …… “说一下你的银行收入是怎么来的?” “我没偷没抢,靠劳动吃饭。” “说具体点,那个账单是你的工资卡吗?” “是的,就是我有时帮别人发个广告,有点收入。” “你具体做什么工作?” “我做新媒体营销的,有个微信营销账号。” “你是说微信公众账号吧?” “是的,我发一次广告,公司就给我钱,有时几百,有时几千,按照业绩付费的,所以账单流水很多笔。” “什么账号?” “叫‘鬼脚七’。” “怎么写?” “很吓人的那个鬼,臭脚的脚,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微信上搜索taobaoguijiaoqi,欢迎关注啊。” “你交税了吗?” “我没交,公司扣没扣我不知道……” “你今天上班了吗?” “没,偷懒了。我说你能问点有技术含量的问题吗?” …… 身边朋友听了,说:“你怎么能跟签证官这么讲话?” 我说:“跟审犯人似的,不就是个新西兰嘛,还担心我去了以后不回来!” 2. 我之前在微信号上发了一篇短篇小说《前行的列车》,收到几百个评论,感触颇多。 写这篇小说缘起于,我发现周围有好多所谓的成功人士,一方面他们的成功让别人羡慕得要死,另一方面他们自己一天到晚却郁闷得要死。我不了解他们之前,也羡慕他们的生活,但了解他们的实际状况后,我内心的慈悲喷涌而出,恨不得拉他们一起出家算了。后来我意识到,好像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这样,羡慕别人,又被别人羡慕,再成功的人都有自己难言的痛苦。于是我在那些成功人士中,挑了四个不同年龄段的人作为代表,让他们坐到了同一节软卧车厢中,开始聊天。就成了这篇小说。 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羡慕三十多岁的白领,三十多岁的白领羡慕四十多岁的企业家,四十多岁的企业家羡慕五十多岁的退休大姐。他们相互羡慕,但这都是表象,只因为他们都不了解彼此的痛苦。当他们在一起聊各自痛苦的时候,情形完全不一样了。这四个人一开始彼此还会提些建议,后来发现真正的痛苦,哪有什么建议可提!提了建议又有什么用?生活中的苦,都只有自己去承受。无论是成功还是痛苦,生活都在继续,就像列车一样,无论风景好坏,还是继续向前。 小说里的故事都是真实的,只是我把人名和背景做了些许调整。有人说:你写这个到底有什么意义?说实话,没什么意义,我只是想告诉读者这些人的故事,我们也都这么活着。 整个小说的构思我觉得还不错,只是我写小说的文笔确实一般,好多朋友给我提了不少批评和建议,这里一并感谢了! 没看过小说的朋友,可以在文后扫描二维码来查看。 3. 今年五月份我看见一则新闻: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近日一条寻狗启事引起网友热议。张贴寻狗启事者表示,小狗在25日晚上走失,如果有热心人能够帮助找回小狗,狗主人愿用位于北四环的一套价值400万的两居室作为酬谢。 我当时就想,这家伙疯了吧!不就是丢了一条狗,至于这样吗? 但就在前天,我家养的一条泰迪狗丢了。小狗叫Mini,很漂亮,是我闺女当时要买的,养了半年,闺女跟小狗关系很好,我也很喜欢它。前天我去某个小区,小狗跟着我,后来就走丢了。我猜是被人抱走了,本来抱走了也没什么关系,别人养也是养,我养也是养。跟物业打了个电话,说如果有人捡到了就联系我,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着了。 但等我回到家,闺女知道狗丢了,马上就急哭了,于是我们一起去那个小区找,围着那个小区转了好多圈,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到。闺女情绪很不好,一提起这事儿就流眼泪。刚好晚上又下大雨,闺女又哭了,问我Mini会不会被冻死啊,会不会被饿死啊,会不会被别的狗欺负啊…… 我只好在小区论坛发帖,说如果找到必有重谢。我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新闻,正好最近在装修新房子,闺女很喜欢她那间房。 我问闺女:“如果有人帮你找回来Mini,你愿意拿你的新房子跟他换不?” “当然愿意,只要Mini能回来。” 我居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他们的世界好纯粹! 如果你觉得奇怪,你可以细细体会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