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无心睡眠。最近两年写文章,几乎每篇都有明确的主题。在我想今天写什么主题的时候,有个声音说:为什么一定要有主题? 是啊,为什么一定要有主题?为什么不能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于是我决定没有主题,想到什么就写些什么。 1. 晚上和道哥喝茶,道哥问:“文德,你最近怎么样?” 道哥是我几年前认识的,认识他是因为他有个微博:@茶-禅-道。每天一条“人生感悟”或“心灵鸡汤”,发这些东西并不难,难的是大多是自己原创。后来一起禅修,一起喝茶,也是因为他,我认识了一些茶人。 我说:“事情不多,但好像也很忙的。每天在家带小孩、看看书、写写文章、陪陪家人,偶尔见个朋友,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了。” 道哥说:“这就是最好的状态啊……” 我想,好像是哦。 2. 泡茶的陈掌柜是位美女,她说她每天能泡茶喝茶就很开心,这就是她最好的状态。如果累了,就洗茶具、泡茶、喝茶,然后就不那么累了,就算每天睡觉的时间很少,也不累。 陈掌柜和潘老师是一对儿,潘老师没在,去武夷山做茶去了。陈掌柜说潘老师的梦想是当个茶农,今年他实现了50%,明年争取让他100%实现。 他们还有个儿子,潘老师给他取名叫正岩,喝岩茶的人知道是什么意思。儿子三岁多,已经开始自己泡茶了…… 3. 遇到了润月,有人还记得她吗?就是以前在我文章中出现过的那个心理咨询师。我发过她一篇文章《致来访者的一封信》。 我已经快两年没见过她了,她说去年她被诊断出有肺癌,于是推掉了所有工作,开始治病,陪家人。两个月后,她再次找另一家医院检查,发现以前是误诊,只是一个比较罕见的肺炎。通过简单的吃药,过了一个月就彻底好了。 她这个经历,我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羡慕。 她说现在工作很努力,工作量比以前大了很多,但不累。我问为什么要那么辛苦?后来知道了,她借了几十万给父母买了套房子。因为她听她爸说不知道会不会老死在出租屋内。润月说她不想把咨询费提高,如果咨询费太贵会有很多需要的人得不到帮助,所以只有做更多的工作。 她最近还在搞“人心剧场”,用真实场景来让更多人体会到“一念觉,天地宽”。她问我有什么建议,我说你先让自己没那么忙再说…… 4. 一起喝茶的还有个老唐,在某个银行当行长,技术员出身的行长。他四十多岁,说特别想找个类似安吉的地方,种种菜,喝喝茶。我说你现在就可以实现啊。他说不行,因为我还要赚钱让我儿子去美国上学。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他看上去比较简单。他说这几年努力是为了儿子。我说其实也是为了自己。他哈哈一笑说是的。 老唐说每晚都做梦,都跟白天的工作相关,累都累死了…… 老唐说他也有写文章的想法,希望把很多东西写下来,不是写给别人看,而是写给他儿子看。中国人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都是数理化逻辑,或者教你如何努力、如何奋斗的,没有教过你如何处理情绪,如何面对挫折…… 我深刻体会到老唐有多爱他的儿子。 5. 他们问我以后会不会再干点什么大事,毕竟还年轻。 我说我现在的兴趣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文学,一个是灵修。 如果有一天我身上有什么大事的话,要么是我成了大文学家,要么是我成佛了。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一个大文学家成佛了…… 梦想还是要有的吧,万一实现了呢。 道哥说:“不要管结果,结果已经在那里了,只是现在你不知道。” 我说:“是的,好的。” 6. 很多事情,我不再担心结果。 我说,如果有老天爷,如果有上帝,既然他让我好好地活到了现在,也一定会安排好未来的事情。 嗯,想起以前一个朋友说:看看老天爷怎么玩! 是的,他想怎么玩,我就让他怎么玩。 7. 哦,快两点了。我姐今天还打电话提醒我,不要搞到凌晨两点睡觉。明天早上九点还有两个小时的演讲,必须要睡了。 今天还看见了几句打油诗,不知道谁写的,略作修改,作为结尾: 我总是忍不住 在黄叶飘零的季节 想起花开的样子 我总是忍不住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想起你走过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