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宋殷完全走出了苏河的视线,苏河才收回目光。走回教室,拿起自己的书包,走了出去, …… 回到家时,罕见的看见了……等待自己的父亲。苏河有些意外,因为在苏河的意识中,父亲似乎很少和自己面对面的交谈。 苏河记忆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和父亲的谈话是在十年前。其实那也算不上是正经谈话,因为全程只有苏父在说,苏河听。 因为苏河年龄尚小,也没能完全理解自己爸爸的意思。但是,大致的意思就是,自己不能过多的依赖妈妈,要成为男子汉,要学会独立。 那时的苏河也不过八岁,刚上小学二年级。 当时的苏河很依赖自己的母亲,即使家里有他的单独的房间。他也从不去住,只是固执地住在父母的房间。 刚开始的时候,苏父对苏河还采取宽容的态度。后来,对苏河简直是忍无可忍。 但是,城府颇深的苏父不会直接明着说什么,而是在背地里“教导”苏河。 苏父会说:“总依赖妈妈的男孩子是不会成为男子汉的。”“总依赖妈妈的男孩子将来是没有女孩子喜欢的。” 苏河已经八岁了,对男子汉的了解不多,但是有一个大致的轮廓,为了让自己成为男子汉。 苏河不得不从父母亲的卧室搬出去,这次谈话,以苏父的完全胜利为结尾。 苏父一抬头,就看见了自家儿子。 右手轻抬,示意苏河坐下。苏河随手将自己的书包交给佣人,换了鞋,走向客厅。 在苏父右斜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苏父并未说话,只是专心致志的泡茶。 时不时会看一下表,苏河知道,再过半个小时妈妈就会回来了。所以,这次谈话,不会持续很久。 茶泡好后,苏父给自己倒上一杯,再给苏河倒上一杯。 然后,靠在沙发上,双手交握,扭头看向苏河。苏河坦然接受父亲目光的洗礼。 半晌,苏父笑了起来。道:“哎,长大了就是不一样啊!我记得,三年前,你还不敢这么坦然的面对我。” “父亲,再过半个小时母亲就回来了,您确定还要和我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苏河对上苏父的眼睛,正色道:“您想说什么,就说吧!” 苏父沉沉的笑了起来,最后轻叹一口气,才道:“行,那我就直接说正事。” 右手食指无意识的曲起,一下一下的敲击沙发扶手。苏父似不经意的开口:“听说你买了少女漫?” “是。” “喜欢上哪家的姑娘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不会看少女漫的?” 苏河早就料到自家老子会这么说,他倒也不惊慌,一字一句的回答道:“一个我心仪已久的女孩子,她喜欢少女漫。这些少女漫,我是买来送她的。” 苏父又问:“她喜欢你吗?” 苏河:“……” 苏父轻笑一声,道:“看来你还没有追上她啊!啧啧,我儿子的魅力不够啊!” “……”这是亲爸爸吗? 苏河双腿刚刚发力,想起身。 苏父一句话让苏河愣住了,苏父说:“我不反对你现在谈恋爱,但是,我希望你能和那个女孩子长久的走下去。不然,就别谈恋爱了。” 苏河看向他,一言不发,半晌才说:“我是认真的。” 声音低沉且隐忍,沉默中夹杂着痛苦,还有些求而不得的郁闷。 苏父微微一笑,点点头,道:“那你继续努力,你妈快回来了,我去接她,你可以走了。” 苏河颔首,起身离开客厅,向自己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