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过得倒也相安无事,待宋殷和贝贝出了校门,分道扬镳之后。宋殷心里突然觉得怕怕的,拿着这份“惨不忍睹”的成绩单给自家老妈看,老妈肯定会疯癫。 虽说,宋母对自家女儿的成绩早有了解。但是,这么长时间,一点起色也没有,宋妈肯定要疯。 搞不好,还会收拾她一顿,更严重的,可能直接给宋殷报个补习班。 但是,她也不能不回家啊! 在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宋殷决定……回家接受老妈的“教导”。 下了公交车,宋殷还是习惯性的走进了书店。 书店老板早就认识了这个每天都要光临的小姑娘,熟络的开口:“宋殷啊,今天又来看少女漫了?” “是呀,我来看看今天有什么好看的少女漫。”宋殷笑吟吟的回答道。 “去吧,今天又送来一批新的少女漫。包你满意。” “好的。我去啦!” 书店老板摆摆手,道:“去吧去吧!” 宋殷娴熟的走到少女漫书架旁,看了看书的封面,随机拿起一本少女漫。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翻看一部分后,宋殷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估量着时间,想道:是时候回家了。 然后,拿起自己阅读的少女漫,走向柜台处结账。 走到自家门前,宋殷下意识的抬起手按门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将自己的书包背在身前,拉开拉链,将自己新买的少女漫放进书包内。 做好这一切,宋殷才再度抬手按门铃。 不一会,门开了,是宋爸开的门。看见宋殷进来,宋爸对着宋殷挤眉弄眼,仿佛在表达什么。宋殷睁大眼睛,带着探寻。 这时,客厅内传来了宋母的声音,“好啊!这下小的也回来了,今天我就连你们两个一起收拾。” 宋殷目光转向了宋父,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带着询问:“你怎么了?老妈怎么会想收拾你啊!” 提起这个宋爸就生气,用唇语暗暗道:“你不是说不告诉你妈,我有私房钱的事吗?” “我没说啊!”宋殷觉得自己被冤枉了,表示委屈。 宋母可能觉得等待的时间过长,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别再那墨迹了,快过来。” 这下,宋殷和宋爸才不情不愿的挪动脚步,走向客厅。 宋母双手环臂,冷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对父子。 最后,目光钉在了苏爸身上,道:“宋庆阳,你行啊!还知道背着我藏私房钱。上次我问你,你不是告诉我说,打死你你也不敢藏私房钱吗?” 宋爸解释道:“老婆,那不是私房钱。” “哦?不是私房钱是什么钱啊!别告诉我,是你没来得及给我的钱。” 宋爸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没来得及给你的钱。” 宋母继续道:“哦?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宋母一脸鄙夷,脸上是满满的不信任。 空气中有短暂的沉默,正当宋殷思考爸爸会怎么应对老妈时,宋爸开口了。 只见宋爸灵光一现,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道:“老婆,我们的事可以私下解决。你忘了今天殷殷的班主任-冯老师打电话说什么了?我们应该先以孩子的学习为重,其他事情都可以向后推。” 宋爸这个包袱甩的万分高明,也使宋母一下子转移了注意力。 将目光移向自己的宝贝女儿,宋殷。 宋殷在心里暗暗叫苦,这好端端的怎么将战场转向自己了?说好的看戏呢? 苏母的声音凉凉的,“宋殷。” 宋殷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弱弱的接道:“在。” 苏母道:“你这次考得‘不错’啊!” “……呵呵,还行,还行。” “还行什么还行。”苏母一掌拍向茶几,桌上的瓷杯晃了晃,洒出一点水。 宋殷不敢说话了,将头埋的更低。 护女心切的苏爸不同意了,道:“成绩不好就不好吧!别吓到孩子。给孩子吓坏了怎么办?” 宋母这时也不说话了,好半晌,才说:“这个月内,不许在看少女漫。我会把你全部的少女漫收上来,什么时候成绩上升,什么时候还你少女漫。” “万一……我成绩…一直不上升怎么?”宋殷又说出了另一个可能。 “呵呵,”苏母冷笑一声,道:“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少女漫了。我会把他们全部卖掉。所以,宋殷,你还是学点吧,不然,你就只能去废品收购站找他们了。” 说完,起身走向宋殷的房间,收缴少女漫去了。 宋殷刚想追上去,宋爸拉住了她,对她摇摇头。宋殷看向宋爸,轻叹一口气。 最后,宋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母把少女漫全部收走。 心痛的像是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