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车上渡过了十几个小时后,任香终于从大学所在的城市来到了这座一线城市广城。 离之前和用人单位约定的报到日期还有三天的时间,那么这个时间她可以用来找租住的房子。 任香拖着行李走出火车站,尽管因为舟车劳顿带来了些许的身心疲惫,但内心是激奋的。 她仰望着漫天云卷云舒的广阔天空,目测着这座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的偌大城市,在这座城市,她无亲无故,没有人可以投靠。 “警察叔叔,这里离市中心多远?坐哪趟车过去比较方便?”任香走过去礼貌地向警亭的工作人员询问。 也许是任香的态度比较好,加上又带着些许刚到这座城市的无措,工作人员很耐心地给她指了路。 当任香走进地铁感受着这种交通工具带来的极速体验时,她也同时承认了这座城市的高效与先进。 任香此刻正打算到市中心先找家价格能承受得起的连锁酒店住下,然后就开始找房子,她相信凭她做事的效率,三天的时间肯定能找到房子租下来,而且住的地方一定要在市中心。之所以选择在市中心,是因为提前毕业的优秀校友和她讲过,住在市中心,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会是一座城市的精华,就连高额的房租也可以把人压的更有赚钱的动力,也就是有形无形地逼迫个人成长。 她也知道房租肯定很贵,也了解了房租的行情,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堪重负”,所以她决定到时把上学时勤工俭学以及做兼职攒下来的钱都拿出来,这样能撑好几个月。但是,任香似乎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东西在牵引着她,让她坚信可以在市里租到价格不高的房子。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相遇”,那么任香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来到这座城市发展。她是一个孤儿,从她有记忆起,就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养父养母曾经告诉过任香,她是被养父养母从路边捡回来的,那时候她还没满周岁,哭声却很大,好像要把天地间都震塌一样,当养父养母把她抱起时,哭声瞬间嘎然而止。当时她觉得这样的事情好神奇,后来长大了,有了自我意识后,她觉得很心酸,那可得多讨厌一个人才会把对方扔在马路边,何况还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她当时哭那么大声应该是在无意识地对亲生父母甚至对这个世界的控诉吧。所以任香对亲生父母没有半点儿的好感,更没想过要去寻找亲生父母。养父养母都是平凡人家,他们含辛茹苦的把她养大,尽管父母并不是有多疼爱她,但是她已经很感激了,起码让她从小到大吃饱穿暖,还供她上大学。如果她不来这座城市工作,那么她会决定回到老家的小县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陪伴养父养母到终老,这也算是对养父养母让她继续在这个世界存活下来的报答。 可是,当他出现后,她的想法改变了,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座有他的城市。当然,报答养父养母的养育之恩不会因为背井离乡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