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香站了起来,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话筒。 此时,她看见了那张一直珍藏在记忆里的笑脸正朝她看了过来,如和煦的春风拂过脸庞,温暖而又明亮。 任香猝不及防地陷入了回忆中,时光回到了十七年前。 “蘑菇哥哥,蘑菇哥哥,你等等我嘛。”在身后追着跑的任香有些气喘吁吁又有些傲娇的喊道。 在乔默面前,她已经到了撒娇又傲气的地步。 这时候,乔默就会停下来,转身看着她,眼神里有宠溺和疼惜。 “终于追上你啦!”这时任香的心情就会无比的雀跃,好像真的是自己追上的一样。 全学校的人都知道任香喜欢和乔默一起玩,当然也知道乔默喜欢“保护”任香。那个时候,同学之间流行起“花名”,也就是取“绰号”,所以有调皮又幽默的同学根据名字的谐音给两人起了花名,乔默是“蘑菇”,任香是“香菇”。对于这样的事情,乔默完全不在意,他知道同学们并不是为了找乐子而拿两人的名字开刷,而是出于善意的,因为那时候的乔默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有很高的公众力,也就是得到了很多同学们的喜欢,无论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当然包括老师。 倒是任香对于同学们这样的“小闹剧”,内心明显有些异样的感觉,那时候,任香念小学一年级,乔默念小学六年级。后来她知道那是少女心的悸动。 乔默是随父母的工作调动而转学来到这个学校的插班生。任香很清楚的记得,自从乔默转学来到这里后,学校就像增添多了一份活力,因为很多同学喜欢谈论他,关注他,无论是他的穿着,还是他的一举一动都是焦点,因为在这群山里娃的眼里,他是一个“另类”,是一个让人难以企及的对象,因为他不仅来自城里,而且学习成绩优异到老师每次提到他都会赞不绝口。其实,这些都不是他赢得高人气的原因,而是先天生而不凡,后天卓尔不群的他不仅没有任何的傲气和优越感,还喜欢和大家一起玩,而且他的身上有超出常人的成熟,说话做事得体而又周到,极富同理心,能设身处地地理解身边的每一个人,所以同学们都喜欢靠近他,被他身上的温暖气质所吸引。 那时候,任香的教室就在乔默的隔壁,但是她不会觉得自己会和乔默有什么交集,尽管她也很喜欢谦和的乔默,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气质,这样的气质会让人感受到他是在尊重每一个人。可是,那样的人终究是离自己的太遥远的,甚至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 “任香,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 “对呀,你就是野生的。” “我们以后都不要和她玩。” …… 每当这个时候任香就会抗议:“我才不是呢,我有爸爸妈妈”。 有一次,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当时任香一边和同学们理论一边哭成了泪人。 “那不是你亲生的爸爸妈妈,你不要在这里装。”那同学边说边上前用手挤兑着她。 也许是心里的酸楚无处申诉,加上同学们又如此的咄咄逼人,任香因此哭的愈加生猛和激烈。 这是,其中一位同学突然走上前朝任香猛的一推,任香就那样毫不设防地摔倒在地。 “你们住手!”就在任香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些老取笑欺负她的同学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犹如天籁的声音,这声音就像给她的心里注入了生生不息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