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做梦吧!?”任香转过身去看见了一个大活人。 “够意思吧,下班后专程赶过来接你。”安冀说到。 “呜呜呜…亲一个。”任香说着就把脸向安冀凑了过去。 “讨厌,只有我男朋友才有资格亲我。”安冀说到。 “保守派。”任香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到。 安冀工作还未满一年的时候就给自己配置了一辆SUV,尽管当时她的经济状况因此出现了短暂的窘状,但是向来独立的她,显然很享受这样自给自足的乐趣。 “我还是坐后座吧,副驾驶是留给你未来的男朋友坐的。”任香故意拉长声音调侃地说到。 “拍死你!”主驾驶位上的安冀边说边回过头来逮住任香狠抽起来。 “警察叔叔来查违章啦,再不发车就要被拘留啦。”任香大叫起来,其实她只是随口一说。 没想到这时真的有一个穿警服的人来敲了敲车窗。 “你们在干嘛?”对方问到。 “警察大哥,我们在闹着玩呢。”任香笑嘻嘻地说到。 “还以为你们在家暴呢。”对方说到。 任香和安冀两人直接“晕倒”。 两人朝警察大哥扮了个鬼脸,紧接着安冀就脚踩油门,“呼”的一声逃离了现场。 “想吃什么呢?” “想吃螃蟹。” “要不我们去吃海鲜大餐吧。” “听说X码头有享用不尽的海鲜。” “那里好远呢,今天时间肯定来不及,可以改成周末过去。” “要不我们今天去吃素食?” “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胡扯。” “还以为你做了坏事想借助素食来忏悔呢。” … … 下班高峰期,马路被车辆挤的水泄不通,两人趁堵车的空隙肆意地讨论到底该吃什么。 等两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刻。 素食馆的人也超级多,两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空位坐下。 “下次…”任香说到。 看到任香欲言又止的样子,而且目光看向她的背后,安冀转身循着任香的目光看去,但是什么也没看见。 “你没事吧?”安冀边说边伸手在任香的眼前挥了挥。 任香摇了摇头。 她刚才看到窗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人了,隔着玻璃窗,认错人很正常。 突然地,她瞥见了门口又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对了,我们公司不少同事都喜欢来这家素食馆用餐,品种繁多,又健康卫生,主要是离我们公司也比较近。”安冀说到。 怪不得他也会出现在这里。 “你今天怎么老是一愣一愣的?好像丢了魂一样。”安冀说到。 “有些不舒服。”任香说到。 “那我们吃快点,待会带你去看一下医生。”安冀说到。 … … 任香其实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在不停地向四周搜索,当瞥见他的时候又会快速地逃离,生怕被他发现自己的“注目”。 “哎呀,我同事在那边,我过去打声招呼。”安冀说到。 任香知道安冀口里的同事指的正是乔默。 “要不你和我一起过去。”安冀说到。 “我不去。”任香条件反射地说到。 “你不是很喜欢看职往职来么?他是里面最受欢迎的面试官之一,正好可以让你当面认识一下。”安冀说到。 任香还来不及接话,安冀就拉起她朝乔默的座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