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去上洗手间。”任香说完就挣脱开安冀的手。 直到跑进了卫生间,任香才敢喘下气。 “乔默…”门外传来了声音。 尽管知道这是女卫生间,乔默不可能进来,但是任香还是被吓的再次躲进了卫生间的最里面,把内间的门反锁了,她仍然连大气都不敢出,而是紧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 “AG这次请了位‘双商’女星做代言,又下大血本了。” “已经敲定了?” “你没听说么?还是乔默拍的板。” “乔默的眼光还是很信得过的。” … … 原来是AG的两位员工在谈话,任香才晓得是虚惊一场。 自己怎么这么的怕面对他呢?是因为他太耀眼了么?任香不否认这的确是主要原因。 这时,安冀打来了电话。 “喂…”还在洗手间里面的任香接通了电话。 “大小姐,你上个洗手间怎么那么久?等的黄花菜都凉凉啦。”安冀在电话的那边“河东狮吼”。 “我马上出去。”任香说到。 想到正在说话的两位女士也不认识自己,彼此纯粹是陌生人,任香对着洗手槽前的镜子理了理由于刚才跑的太匆忙而变的有些松散的头发,才转身走了出去。 刚走出去,任香就把目光看向乔默刚才的位置,可是此时空无一人,任香的心里马上失望又失落。 “出来的太迟了,乔默已经走了。”安冀说到。 “哦,没关系。”任香说到。 整顿餐吃下来,任香都是心不在焉,直到离开的时候,还在走神。 安冀以为她是工作压力太大了,也没多问。况且,两人的关系这么好,还有什么事情好相瞒的呢。可是,偏偏是这件事,就算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也不知从何说起。 本来,安冀还打算今晚载任香去她家住,但是任香极力要求回求职公寓。舍友们肯定会无暇顾及她的心情是好还是坏,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而且彼此又还不熟,任香正好可以一个人好好静静。 原来,今天是任香回的最早,偌大的求职公寓里显得有些空荡荡。 想起已经好些天没有给养父养母打过电话了,于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养父养母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养父,养父和养母好几年了,都是用同一个手机。 “爸爸,你们吃晚饭了没有?”任香问到。 养父在电话的那边说的是家乡方言,反应过来的任香也赶紧把自己的语言改成家乡方言。 养父养母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乡,所以更不会说普通话以及其他的语言,勉强能听懂普通话。 如果有机会,把养父养母接来大城市溜达一下,养父养母应该很开心吧。 这时,养母把养父的电话抢了过去,马上追问任香现在的工作找的怎样了。 “妈妈,我之前就跟你讲过,我已经找到工作了呀。”任香说到。 原来,养父养母已经老了,连记忆都退化了。 “上班就好,上班就好。”养母在电话的那边喃喃自语地说到。 聊了大概半个小时,任香才把电话挂了,尽管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每次养父养母都会“碎碎念”地能说上好长时间。 如果没有养父养母,她估计就不会存活下来,更不会碰到改变了她一生的乔默,任香的眼里突然浸润着泪水。 挂完电话的任香走向冰箱准备找点吃的,放桌面的手机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