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舍友玲玲打来的电话。 “咋的啦?”任香接通电话说到。 “我在公寓之家问有没有人已回到家,其他人都说还没回到,你没在群里回信息,所以打电话问问。”玲玲说到。 听到玲玲说话的口气,好像有什么急事一样。 原来玲玲的妈妈来广城看望她,她还没下班,妈妈已经快到求职公寓了。 “那我帮你下楼接一下。”任香说到。 “挂完电话记得发张你妈妈的真人照片到我微信,这样我才好辨认。”任香说到。 玲玲千恩万谢后才挂了电话。 任香抹了抹眼里的泪花,就向楼下走去。 刚到大门口,任香就看见一个背着行李包的大妈朝这边走来,任香仔细地看了看,很像玲玲的妈妈。 “阿姨,您是…?”任香问到。 “孩子,你是任香?”任香还没把话说完,大妈就先开口问到,显得憨厚可掬。 “我是,我是。”任香连忙点头。 任香把玲玲的妈妈带回求职公寓没多久,玲玲就回来了。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回到求职公寓的玲玲连忙对任香说到。 “不用那么客气。”任香说到。 玲玲的妈妈,态度有些拘谨,坐在客厅里都不太敢说话,任香以为是自己在这里的缘故,所以就走进了自个的卧室。 紧接着,就从客厅传来了浓重的方言。 “咚咚咚。”任香的卧室门响了起来。 “任小妹,我妈妈带了一些特产,拿些给你。”玲玲在门外说到。 “这么好,有好吃的。”任香边说边跑去开门。 “谢谢阿姨。”接过玲玲手里的特产,任香把特产举起向玲玲的妈妈晃了晃。 玲玲的妈妈见此,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代我谢谢阿姨。”任香说到,她生怕玲玲的妈妈听不懂普通话。 看着特产,任香才知道玲玲的老家在祖国的西南部,那里是盛产牛肉干的地方。 从客厅传来了玲玲和她妈妈的对话声,都是“叽里呱啦”的方言,此方言和任香家的方言不一样,所以任香完全没听懂,但是听得出来,气氛极其融洽。 紧接着舍友们陆陆续续的都回来了,每一位舍友都会有一份来自玲玲的妈妈带来的特产—牛肉干。 “哎呀,阿姨,你这也太客气了,人来了就行了,你不知道玲玲常常念叨你呢。”丹丹说到。 几位舍友中,丹丹不是步入社会最早的,但却是最“八面玲珑”的,说话做事总是十分的周到,无锋无棱,让人觉得妥帖又放心。 玲玲在一旁听着都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到妈妈笑的开心,显然丹丹的话很受用。 也是在这时,任香才知道玲玲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在她念小学的时候,爸爸就因重病去世了,自此就留下她和妈妈两人相依为命。而且,玲玲的妈妈一直未改嫁,原因很简单,就是担心玲玲受不了重组家庭可能引发的创伤,为了给女儿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选择了最艰难的路,一个人把玲玲拉扯大。 母爱,是如此的伟大。 可是,任香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却是那么的无情,难免又会有些难过。 “咚咚咚。”此时任香的卧室门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