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地,任香就沉睡了。 “任小妹,好久不见呀!”乔默看着她说到,脸上露出她最熟悉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而又灿烂。 “你还敢说,那么久都不来找我。”任香嘟着嘴说到。 “都是我的错。”乔默宠溺地说到。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离开我。” 任香可怜楚楚地说到。 乔默什么也没说,缓缓地把她拥入了怀里。 任香在被窝里“咯咯地”笑了起来,直到闹钟把她叫醒,她才知道只是做了个甜美的梦,不过任香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梦到了乔默哥哥。 由于舍友几人几乎都是同时起床,所以卫生间和洗脸刷牙的地方就显得特别的拥挤,前一个舍友前脚刚踏出来,紧接着就有舍友踏进去。 正因为舍友们一起“折腾”,所以一大早的,公寓里就显得生机勃勃。 莎莎和娜娜习惯打车去上班,丹丹自个有车,玲玲和任香一般都是乘地铁或者挤公交,而且上班的地方离的比较近,一般都会一起出门。 “你说我们俩如果也像她们那样有钱打车或者有自己的私家车,那该多好。”玲玲说到。 其实,如果玲玲不是因为创业投入了不少初始资金,那么她现在也是金领一族。 “一切都会有的。”任香说到。 “那么乐观。”玲玲说到。 对呀,已经不少人说过她很乐观了,她之所以那么乐观,还不是因为曾经有人给予了她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只不过,现在那个人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涯,不过,尽管如此,任香已经很满足了。 “我现在正在招一个文案编辑,可是总找不到合适的人。”玲玲说到。 “不会吧?每年涌入广城的人才是全国最多的。”任香说到,她时常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资讯,正因为如此,感受到的压力会更大。 “条件太优秀的,工资要求高,条件一般的,又不可能聘用,很尴尬的境地…”玲玲说到。 也对,玲玲现在的公司正处于创业初始阶段,成本这块肯定量入为出,但是又不能将就,玲玲毕竟也是一个精致主义者,对很多事情都会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 … 两人聊着聊着,玲玲就先到了。 目送着玲玲下车的背影,任香若有所思。 自从住进了求职公寓,不同背景不同性格的舍友,她们的人生经历和生活以及对各种事情的想法和主张常常会刷新她的认知。任香也从每位舍友的身上看到了很多的闪光点,那些优点都是舍友们在经年累月以及原生家庭里沉淀积累而来的,值得认真学习。总之,任香觉得“公寓之家”是一座宝藏。 “姑娘,你不是到了么?”乘务员拍了拍任香的肩膀。 陷入沉思的任香才回过神来,发现真的到了,连忙跑下车。 走在路上,任香想到刚才玲玲说的困惑,她决定找时间和玲玲聊聊,因为任香知道自己肯定能帮到玲玲,因为她有“杀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