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任香把乔默看的一清二楚,可是,乔默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任香。 也对,她对于他,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陌生人。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熟悉又陌生,任香的思绪很恍惚。 “怎么了?”刚跑一边接电话的安冀回来看到任香愣在那里。 “等你呢。”任香说到。 添置完爸爸妈妈的衣服后,任香发现已经把自己的积蓄几乎用完了。上学的时候,从大一开始,每周她都会抽出时间到学校附近的一家意大利餐厅当服务员,每个月的兼职费并不多,但是日积月累,数目还是很可观的。 若再想花钱,就得等下月工资发放后了。经济的拮据,让任香早早地就学会了“精打细算”,和很多花钱大手大脚的同学相比,她会精算到每一笔费用的来龙去脉,这么多年下来,她记录了厚厚的一本账本。 两人买完东西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安冀把任香送到求职公寓的楼下,才开车离去。 下月,AG有一场行业公开交流会,类似于舞会。安冀问任香要不要去参加,她还在犹豫。不用问都知道那是什么类型的交流会,一般人会进不去,而任香之所以有机会参加是因为有安冀这样的好朋友在AG工作。 任香的内心是想参加的,因为渴望看见他,但是又是无比犹豫的,因为害怕看见他,更确切地说是害怕被他看见。 尽管名额有限,但是安冀很够意思,会把名额一直给她留着。 回到求职公寓,任香发现只有丹丹在,其他舍友都趁周末“疯狂”去了。 “任小妹,你终于回来了,不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不晓得有多寂寞。”丹丹故作凄凉地说到。 “哈哈,大周末不出去约会,很可惜呀。”任香说到。 “没人约呀。”丹丹说到。 任香听其他舍友说过,喜欢丹丹的男士都追到求职公寓来了,眼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勇士前赴后继,丹丹却不为所动。 “要不我们到楼下一起小搓一顿?”丹丹接着说到。 其实,回来之前任香已经和安冀在外面吃过晚饭了,已经很饱了,而且逛了一天了,两脚已经发麻并隐隐作痛,全身也疲惫不堪,但是为了舍命陪君子,她豁出去了。而且,舍命陪君子是她和安冀互相常做的事。 吃饭的时候,丹丹说起了她的工作,还抱怨工作量超负荷,任香就边喝饮料边听她“诉苦”。 “在我们眼里,银行上班的人都是光鲜亮丽的呢,工资高,福利待遇好,而且还可以镀金…”任香说到。 “冷暖自知,有什么样的回报,就得有超出这个回报的付出,付出与回报向来不成正比。”丹丹说到。 两人说着说着,看见玲玲从餐厅的门前经过,玲玲也看见了正在里面用餐的两人。 原来,玲玲刚从车站回来,因为她的妈妈买的是今天回老家的票,她自然会去送妈妈上车。 想起玲玲的困惑,任香打算把自己的“杀手锏”拿出来和玲玲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