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一座无名山头,仙雾缭绕,灵气四起。   着一身素白衣裳的清宵上神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眼睛却一直注视着自己用法术幻出的镜像。   灵境中正是人间的一出好戏。   “也不知这人间女子怎么想的,竟然允许自己相公娶了个二房进来,愣是将自己弄的毫无地位!”清宵一边叹息,一边收了那幻境。   “神君,咱们在这人间也许多时日了,不若还是回去天庭待着吧!”旁边一身青衣,头上别着一根墨青色羽毛,容貌清秀的青袅看着自家神君,无奈的劝说着。   清宵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衣袖间绣着的桃粉色小巧花瓣若隐若现。   抬手间灵气一片,滋润着这山间的万物。   青袅看着这消散的灵气惋惜,这整座山上的植物妖兽,可算是承了神君的大情了!   “我知晓,你定是受了那芝芸小仙娥的蛊惑了!天庭如今也无甚大事,我在这人间游玩也近十万年了,天帝能操持的来的,咱们无需挂心!”清宵端的美貌,看着青袅言笑晏晏,青袅似是接受了这话语般,点头应承。   眨眼间,一道灵光而至,青袅盈盈福身,而后去备了茶水糕点过来。   青袅虽知道仙人是不需要吃喝的,但来人是从凡间修炼到天庭的,自然备着也是好的。   “有劳青袅仙君了!”来人自己化了张椅子,向青袅道谢。   “灵玉仙君此番前来,是要与我分享什么趣事吗?”清宵依旧慵懒的躺着,尽管有客人而至,也未令她换个好看的姿势,虽然在灵玉上仙看来,清宵怎么样都好看。   “真不愧为天界第一美貌,第一聪敏之人啊!”灵玉上仙一番夸奖,清宵自然是愧不敢当,连连摆手,表示谦虚之意。   “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咱们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战神,也觉得天界无趣,准备下凡转世投胎去了!”清宵抬眼,觉得很是惊奇。   清宵并未见过这什么劳什子战神。   据说是在清宵在外游历之时,从人间修炼上来的男神仙,也是唯一从凡人修炼到上神的人了,可以看出此人的根基与修为,皆是上上品。   令清宵都不得不感叹。   现如今,整个天界,只剩下三位上神,一位是居于云晌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虔和上神,虔和。   一位自然是不经常待在天界的清宵上神。   虔和和清宵一样,都是上古死剩的上神。   还有一位就是如今各位仙家称颂的,唯一一位从凡人修炼而成资质雄厚的战神繁墨了!   上古其他上神都作了古,其余仙家却怎么也突破不了神这一关,苦苦在上仙之位徘徊,刹那间出现一名战神保卫天界,其余人终于惊觉,可能就是自己资质不行,只能修到这个地步了,也就个个在巩固自己的法术了,毕竟能成上神的人少之又少。   于是看见神位的人,无不卑躬屈膝,生怕得罪了几位上神,就被人翻手为“烟”覆手为“灰”了!   清宵自打出世,便不理尘世,天界水深火热的时候,战神才堪堪晋升不久,据说此人,两三下就平定了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