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城。   教室外那黑漆漆的夜空与教室里束束洁白柔和的光形成强烈的对比,在如白昼的教室中,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女孩快步走向讲台,一个转身,明亮的灯光衬得她那原本就雪白的脸蛋更加的白嫩。   许诺倾低头理了理自己的衣领,那双棕色的眼瞳里面倒映着一圈下面的陌生人,没一会儿,她放下了扯着衣领的手,半抿着的嘴角逐渐向后勾了勾,许诺倾对着这些陌生的脸腼腆一笑,清声介绍道:   “老师好,同学们好,我的名字是许诺倾,来自A中,很高兴自己能进入S中并与在座的各位成为同学,我这个人呢,会的东西不多,喜欢的东西也不多,只有……”   少女平静舒缓且真实的声音回荡在整间教室里,连同每一处角落,都是她那清亮的声音。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打扰到了某些疲倦的人。趴在桌上睡着的男孩做了一个极美的梦,但却被这道清亮的声音蓦然扯回到了现实,男孩那对舒开的眉头一紧,等他再想回到美梦中的时候,却早已晚了一步。   该死!是谁打扰我的清梦?我记住你了!   极力睁开自己疲倦的眼睛,那睡着的男孩猛得抬起头来看向讲台上面,看着那讲台上少女的脸与自己梦中的女孩重叠,眼里早初的那股愤怒瞬间变成了疑惑和猜测,他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这时,女孩从上面走了下来,少年在揉眼睛的同时清楚的看见了她上嘴唇中间的那粒淡棕色的圆痣,蓦的,他眼睛一亮,歪着头看着少女的背影眨了眨眼,刚才那因为气愤和懊恼的心,瞬间变得噗通起来,好一阵子都不得平复。   骆冰洋抬手按着自己的心口,眼里流光溢彩。   卿卿……真的是你吗?我好像看见你了……   像是为了印证自己内心的想法一样,整天都没有主动与人说话的少年轻轻撞了撞同桌男孩的手肘,眼神望向隔了一条走道再加两个位置的女孩,轻声问道:“夏雨,她是谁?”   夏雨,一个安静且有点“口吃”的男生,也是他在这个班上的其中一个初中同学,对于问话这一项,他貌似只想找或者只爱找他来回答——谁叫他离自己近呢?   “她?你说的谁?”   闻言,夏雨也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问话的人,这大爷好歹跟他也相处三年了,难道他不知道他记性不好的吗?   “噗哈!”   一声带有嘲笑意味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闻言,前面正在讨论“她是谁”的两人皆是愣住了,他们停下了激烈的讨论齐齐转头看向后面那个发出笑声的人,当他们看见发声的人是个有着小胖脸但却不油腻的陌生男生时,都不禁疑惑的看着他。   “刚才是你在笑我们?”   被前面两人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罗钰涨红了脸干咳了一声,他对着面前的两个人先抱歉了一番,再瞅瞅他们这位有着光头的政治老师,见他没注意这里,这才压低声音对着前面两个人八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