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对,罗宸洋突然觉得有一丝的不自在,清了下嗓子,才开口问道,“怎么了么?”   “怎么有两张啊?”   罗宸洋解释道,“一张给你朋友,一张是送给你的,就当做谢谢你的帮忙,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就只能想到这个了。”   只见眼前的姑娘,秀眉微拧,似是在纠结,罗宸洋突然有些害怕她说,她不喜欢自己,不想要这签名照的话了。   “可是,我看你应该也是罗宸洋的粉丝,你送给我两张,自己不留一张么?”   原来是在纠结这个啊,罗宸洋的心顿时就放松下来,“没事儿的,我那还有,你就收着吧。”   江漓闻言莞尔一笑,将照片上面有签名的一面正对罗宸洋。   “这上面的签名,看上去才签不久,你不会是刚才说完就立马去找罗宸洋签的吧?”   签名上面的墨水印都还没有完全干,一看就是新鲜出炉不久。   罗宸洋完全没想到江漓会看的这么仔细,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呃,这个是我刚才去找你借钱的时候碰见的罗宸洋,然后就找他要了签名,他人还蛮好的,就给了我三张。”   “原来是这样了,那我先谢谢你了。”唐梦回去见了一定会很开心的,江漓心想。   “是我要谢谢才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然,我现在还得风餐露宿呢。”   罗宸洋说的是真心话,要不是江漓借钱给他和小毛,他俩现在还真不一定能进进去。   找别人借,别人可能比江漓都谨慎,不会借给他的。   “哪里哪里。”江漓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刚才她心里可是把这个男人当成骗子了,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送走男人后,江漓看了眼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现在酒店里面都已经全部是在用备用发电机在发电了。   各个房间都已经亮起了,就是还不能上网。   江漓看了眼外面还在下雪的天气,伸手拉上了窗帘,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江漓便把自己埋进被窝中,暖意带来的困意便再也抵挡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 酒店房间里。   女人娇小的身躯占据了床尾一角,手里拿着开着扩音的电话,微红的眼睛紧紧地看着正前方的电视,但无神的目光却又让人感觉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进去。   电话中机械冰冷的女声,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无人接通。   电视上播放着的,是C市今天最大的喜事。   C市文悦集团千金小姐文琳今天订婚了,男方是小有名气的画家高振,郎才女貌,甚是般配。   电话再一次因为没有等到被接通而自动挂断。   女人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般,低头看了眼自动挂断的通话,继续拨通了刚才那个号码。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女人一直都在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拨打着那串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终于在凌点钟接通了。   “小漓……”   电话终于打通,可是江漓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欢喜。   男人温柔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丝丝电波缓缓传来,可是江漓心里却没有了一丝波澜,反而觉得电话那头的男人变得陌生了许多。   江漓眼中全是电视上那一双璧人相依偎的美好身影。   心中那股名为悲伤的情绪愈扩愈大,眼前的画面却越来越远,越来越黑,江漓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画面就这么突然断了,神思也慢慢回来,江漓缓缓地睁开眼睛,周围全是黑乎乎的一片。   黑暗中,江漓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按开了灯光的开关,房间里面的摆设一下子就全部展现在眼前。   江漓这才记起自己现在是在西藏,而她现在所在的房间便是雪山附近的雪尚酒店。   江漓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之后,便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感到脸上有一些不舒服,便伸手抚上了脸。   触之所及,是一片冰凉和湿滑。   江漓看着手指上的泪水,她刚才是在梦里哭了么?   江漓微微皱眉,梦里发生的不好的事情已经那股悲伤的情绪还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看了眼手机。   凌晨三点半。   江漓靠坐在床头边,胡乱的揉了揉头发,这趟西藏之行,她都没有再想起那件事情,她还以为自己是真的放下了。   原来,她还是会难过,还是会忍不住的去想。   都说出去旅行一趟,便会看淡许多,怎么她还是这么没出息的样子。   后半夜的江漓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The snow b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   激昂的铃声把江漓从睡梦中唤醒,江漓一把拿过手机,看也不看就接通了。   “师妹,你一会收拾一下就下来吧,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甄琦欢快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出来,声音中全收隐藏不住的激动和高兴。   “好,我等一会就下去。”   江漓拉开窗帘,看到外面的大雪已经停了,嘴角也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师兄的好消息,她想她应该也能猜到了。   江漓下到大厅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一些人拿着行李箱在大厅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