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衡算是这些年看着罗宸洋一步一步熬过来的,这中间有多不容易,张衡都是知道的。   张衡今年已经33了,其实他也是从两年前才开始小有名气的,算是老来成名吧,在罗宸洋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挣扎不服输的自己。   但是罗宸洋比他更有毅力,也更有能力,7DB对罗宸洋来说,只是一个开始。   他相信,罗宸洋可以走的更远,也有能力可以走的更远。   罗宸洋从公司出来之后,便让助理小毛先回家,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去了霖裕花园。   霖裕花园是霖裕花园是A市比较小资的一处房产,靠近江边,环境优雅,绿化出色,治安管理也是十分的严明。   由于它的地理位置正好是在霖山附近,因此而取名为霖裕花园。   而此时在霖裕花园27栋楼2103房间的两个女人也展开了一场认真交心的谈话。   唐梦一边帮江漓收拾行李,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江漓的神色。   这次江漓的西藏之行,其实说白了还是唐梦撺掇着让她去的,唐梦也是希望能通过这一次的旅行,让江漓心里能舒服一点。   不都说,旅行是最好的疗伤药么,也许去外面走一走,想通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唐梦一直都还记得,那天早上,江漓回来时候,魂不守舍的样子,她看着都难受。   唐梦踌躇半天,还是开口说道,“梨子,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认识新的人,道理你都懂,我也不多说了,本来想着这次旅行能够让你好受点,但是现在看来,我突然有点后悔让你出去了。”   江漓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唐梦,“梦梦,其实我这次出去,感觉挺好的,只是,有些事情,可能我还需要多一点时间吧。”   “只要你心如止水,接下来就是时间的问题了,才过了一个多月,慢慢来,你也别自己憋着,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继续回学校上课么?”   江漓干脆不收拾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嗯,我已经跟学校联系好了,后天正好周一,高二有个英语老师休产假,我正好替她上一学期课,当代理班主任。”   唐梦也学着江漓坐在地上,盘着腿,“也好,不过,你之前去一中当老师是因为那个人,现在不一样了,你还是打算要一直当下去么?”   江漓大学学的是商务英语专业,唐梦知道,江漓其实一直都想做一个翻译的。   “暂时先这样吧,现在我总需要一个养家糊口的工作吧,其实我觉得当老师也挺好的,我这两年带了两届高三,送走了两批毕业生,其实那个时候,看着那些比我们小五六岁的孩子的笑脸,我还觉得蛮骄傲的。”   唐梦点点头,“对了,梨子,明天我休息,咱们去超市大采购吧,明天晚上我想吃火锅了。”   “好啊,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帮我把东西收拾好了。”   没有什么问题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吃两顿火锅好了。   罗宸洋直接把车开进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然后一路进了15栋楼。   电梯显示屏上,红色的数字不断的跳跃,最终停在了20上。   罗宸洋拿出钥匙开了门,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的地毯上多出来的那两双熟悉的鞋子。   锃亮的黑色皮鞋和优雅的女士高跟鞋整齐的摆放在地毯的一角,旁边还有一双干净的白布鞋。 听到开门的声音后,罗蓁阳立马从卧室里探出头来,“哥,你回来了!”   小姑娘脸上的高兴藏都藏不住,罗琛和乔安然也从厨房出来,脸上也都带着笑意。   乔安然走上前说道,“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妈好给你做饭啊。”   “明天要在霖山拍MV,我就回来住了,我也不知道爸妈你们今天回来。”   罗宸洋的父母都是事业强人,小时候,也总是不见人影,大了,更是天天忙着到处出差。   罗琛也知道是他和老婆对儿子的关心不够,自家儿子连自己父母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我和你妈妈也是今天刚回来的,听蓁蓁说你去了西藏,也没说你啥时候回来,就想着先不打扰你了。”   说话间,罗蓁阳已经从卧室里出来,走到了罗宸洋身边,“哥,西藏好不好玩啊?听说你还去雪山了呢。”   罗宸洋摸了摸妹妹的头,温柔的看着她说,“等你长大了,哥也带你去一趟西藏,让你亲自体验一下你不就知道了么?”   “真的么?哥,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罗蓁阳今年刚上高二,青春期里的小孩最是对什么都好奇了。   “嗯,不骗你,”罗宸洋顿了一下,才又继续说,“还有爸妈,到时候,我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