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我男神一看就是好人,肯定不会怪你的,而且你蠢也不是一两天了,习惯就好。”   你还真是我亲闺蜜啊!   MV拍完之后还要继续拍写真,张衡的工作就到此结束了,他和他的团队也准备离开了。   张衡过来的时候,罗宸洋正在拍写真,唐梦正看得津津有味。   张衡看向江漓,“我们要准备撤了,你们要一起走么?还是再在这儿看会?”   带她们进来的人要走了,她们也不好继续留下,便也跟着张衡一起离开了。   景区外面的粉丝还是和之前一样多,手中还高举着各种应援条幅,一个比一个兴奋。   张衡也看到了外面的粉丝,笑着说,“一会7DB估计还要出来还要来个小型见面会,不然这些粉丝也不好打发。你们两个去哪?我送送你们吧。”   “不用了,我们开了车的。”   “行,那以后有机会再见啊!”张衡也是个爽快人,就带着自己的团队离开了,江漓和唐梦也驱车回家。   张衡现在觉得,这罗宸洋和江漓看着,倒是还挺般配的,还顺带给罗宸洋发了个微信。   等到楼底看到沈慕司倚在车边的时候,江漓这才想起来,她们两个买的东西都被沈慕司给拿走了,赶紧下车想去帮忙拿东西。   江漓先一步下车走到沈慕司旁边,“沈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回来迟了,谢谢你帮我们拿东西回来。”   沈慕司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半倚着车门,手中把玩着打火机。   他在这里等了她们大概一个小时了,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情,沈慕司在看到她们的车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把手上的烟给熄灭了。   听到江漓的话,沈慕司微微一笑,礼貌的说道,“不碍事的,我已经把你们的东西放到门口了,我想和唐梦单独说两句话。”   江漓自然明白,连连点头道,“我先上去开门。”还不忘回身和正朝这边走来的唐梦说一句,“梦梦,我累了,先上去了啊!”   等罗宸洋结束的时候,江漓和唐梦早就已经离开了霖山。   罗宸洋回到车上的时候才看到了张衡发来的消息,什么也没回复就把手机放到了一旁,然后让小毛驱车去了霖裕花园。   罗宸洋在霖裕小区的门口下了车,一个人进了小区,今天是小毛开车来接的他,他自己没有开车。   现在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小区里面的路灯也依次亮起来,橘黄色的灯光将整个小区笼罩起来,看上去更加的温馨。   罗宸洋这才注意到前方有一个男人正站在一辆车前吸烟,男人一身黑色风衣,袅袅白烟将整个面庞都变得模糊起来,看上去很是忧伤,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罗宸洋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路过男人的时候只是余光打量了一下便收回了。   晚饭后,唐梦和江漓窝在一个被窝里面,这是她们两个觉得最温馨的方式了,每当觉得不开心的时候,她们都会这样去依赖彼此。   “梨子,我觉得我和沈慕司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唐梦断断续续的说着关于沈慕司的事情,声音慢慢的低了下去,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很快进入了梦乡。   江漓侧目看了看她,便蹑手蹑脚的起身,一个人来到了阳台的落地窗前。   霖裕小区的夜晚总是被大片大片暖黄色的灯光包围着,即便是她们这些外来离家的人,也能在这一片暖色种感受到点点的温馨和慰藉。   这里是21层,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昏暗的光线让江漓看得并不是十分明晰,只是依稀能够看到下面还有人。   是沈慕司,车的位置好像没有变过,他还没走?   江漓回头看了眼熟睡的唐梦,又将视线移向窗外。   这个月份的天气入夜很凉,不知道沈慕司和唐梦之间说了什么,这个点了都还没有离开。   楼下有一个人从沈慕司旁边经过,半响,沈慕司才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驱车离开。   沈慕司离开之后,这个小区就又回到了往常一样的平静。   可是,江漓却觉得刚才那个路过的人,怎么那么像是罗宸洋呢?   江漓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到了,罗宸洋怎么会半夜出现在这儿呢,以前都没在这个小区见过他。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因为今天下午见过他,心怀愧疚,所以才魔怔了。   一想起那日在西藏遇到罗宸洋,还发生了那样的事,和今天下午见面,这一切,实在是太玄幻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江漓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活生生的明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