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MV,他们就准备继续回去练舞,罗宸洋故意走在最后面,低声问张衡,“你怎么没告诉我,江漓也被你拍进MV里面了。”   “你小子也没问我啊!怎么样?好看不?”   罗宸洋想起了刚才视频中的江漓,少女在阳光下灿烂的侧脸,还有那抹温暖人心的笑意。   罗宸洋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没事儿,我就先去排练了。”说完就匆匆离开,留下张衡一个人莫名其妙。   江漓今天一天就只上了四节课,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原来的样子,直到今天晚上放学,这种她自以为的假相才终于被打破了。   班主任是要留下看自己班学生的晚自习的,所以江漓今天直到晚上八点半才下班。   下班遇上的每个老师都会问她,“小江,小高不来接你么?”   每次听到这个,江漓都会微笑着含糊过去。   江漓一路出了一中,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   一中在市区,离唐梦的公司还挺近的,江漓就散步去了唐梦公司楼下,顺手给她发个消息就去了楼下的餐厅。   唐梦说今天要加班,会晚点下班,江漓一个人也不想回家,随便点了一点吃的,打算边等边吃。   江漓没等一会,唐梦就拎着包来了,如火般张扬四射的样貌让她一进来就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但又碍于她脸上那高冷的神情,也没有人敢多看她们这里一眼。   江漓和唐梦的长相和性格一直都是一温柔如水,一个热情似火 。   “累死我了,今天沈慕司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枪药了,一个劲儿的各种挑刺儿。”   江漓笑笑,正打算开口说话,手机便响了起来。   江漓的手机正好放在桌子上,唐梦便也看到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   “高振”两个字不停地闪烁跳动,曾经最熟悉的两个字,此刻却变得无比的陌生。   江漓拿起手机,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似乎是愣了一下,才开口唤道,“小漓。”   “高先生还是叫我江漓吧,有事么?”   疏离淡漠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高振的心里也感到了一丝凉意,但还是带着期待继续说了下去。   “小漓,你还记得你毕业的时候,我送你的那对情侣手链么?既然分手了,这个也不需要了,可以把它还给我么?”   江漓好像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出口的话都带上了讽刺,“我没听错吧?高先生是在说笑么?您现在都是文悦集团的上门女婿了,可是步步高升呐,还需要在乎这一点小东西么?”   高振似乎很有耐心,不论江漓怎么说,话有多难听,他都还是一样温和的说着。   “小漓,我知道你恨我,那条手链对你来说也没有意义了,为什么不能给我?还是说,你根本就忘不了我。”   江漓冷笑一声,“好啊,既然你想要,我给你便是,回头我寄个快递送到C市,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   “等一下,小漓,我现在就在A市,既然你已经忘了我,那就当面给我吧,这周末我会把时间地点发给你,再见。”   高振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漓看着黑下去的屏幕,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来,她当年还真是瞎了眼了。   唐梦看着江漓脸色实在很差,便也不问发生了什么,提议道,“梨子,要不要来瓶酒,反正你明天上午也没课。”   “好啊。”   最终江漓一个人喝了大半瓶的红酒,不胜酒力,一头载到了桌子上面,唐梦也喝了不少,最后还是沈慕司把她们两个送回了家。   江漓回到家的时候,倒是酒醒了一点,人也不困了,叽叽咋咋的开始说话了。   “梦梦,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他竟然要要回当年我俩买的那对情侣手链,还说我不还他,就是对他还念念不忘,真是可笑。”   唐梦酒量不错,现在头脑也还算清醒,心里骂了高振好几遍的混蛋,嘴上还一边心疼的安慰江漓。   “梨子,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爱过几个渣男,他想要还给他就是,咱不稀罕。”   江漓靠在唐梦肩上,吃力的抬起眼皮,摇了摇脑袋,“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对他是什么感觉,我不喜欢他了,真的,我就是觉得他这样做,让我觉得自己很蠢。”   江漓把头埋在唐梦脖颈处,紧闭双眼,她就是蠢,无药可救了。   唐梦轻轻拍着江漓的背,缓缓地说道,“梨子,都已经一个月了,这道坎儿,你也该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