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晚上,江漓收到了高振的短信,约她明天下午在A大附近的咖啡厅见。   那家咖啡厅是他们以前上学时经常去的。   江漓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那条手链,珠宝的光泽还是光亮如初,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周六江漓准时来了咖啡厅,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高振。   江漓刚走过去,高振就笑着开口了,“小漓,坐吧,我点了你最爱喝的珍珠奶茶。”   她的最爱?“谢谢高先生,不过我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江漓没有坐,而是直接从包里把手链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高先生,东西还给你,你现在马上就要结婚了,以后还是不用再见了,免得给你和你的未婚妻造成困扰,我就先走了。”   江漓说完转身便走,高振却一把直接拉住了她,“小漓,你非要这么急着走么?我们不能坐下来好好的说说话么?”   江漓不禁冷笑一声,“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只是我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了。请您放手吧。”   这个点的咖啡厅周围都是一些大学生,此时已经响起了不少的议论声,可是江漓却充耳不闻。   高振眼镜下的眸中暗藏着一种更深的情绪,他放了手,但同时自己也站了起来,走到了江漓的前边,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漓,我想知道你有多爱我?”   温柔的声音带着些许诱惑,高振这次来见江漓,本就是带着目的而来的。   上次江漓去C市,在他订婚的那天晚上,他本来是想着,只要江漓求他不要离开,哪怕是哭着问他一句为什么,他想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奔回她的身边。   可是她没有,她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哽咽,只是很平静的说了句,“我们分手吧。”   冰冷的语气就像刺一般狠狠地刺入他的心脏。   这一个多月,他一直都没有忘了江漓。   文琳大小姐的娇生惯养,一身的公主病,让高振更是心烦意乱。   所以,今天,他想给他和江漓一个机会,只要他和文琳没有结婚,一切就都还有可能。   正在气头上的江漓完全没有体会出高振话中的意思,只觉得刺耳。   “高先生,我们已经分手了,爱你也只是过去式了。”   “如果我不和文琳结婚呢?我们,还有可能么?”   江漓明显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愣了一下,高振趁机继续说道。   “小漓,和文琳订婚是我妈的一意孤行,我还是爱你的,等我变得强大以后,我就可以完全不依靠文家的势力,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为了我们能在一起,才委曲求全的和一个你不爱的女人订婚么?”   江漓说话时,面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高振,等着他的回答。   高振没想到江漓能明白他的意思,只要他能声名大噪,他妈妈就会接受江漓的,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   “小漓,我很高兴你能理解我,所以你也是愿意等我的,对不对?”   下一秒,一声清脆利落的声响在安静的咖啡厅响起。   江漓也在声响的下一瞬离开了咖啡厅,只留下了一句。   “高振,我还真是高看你了。”   这样的高振,她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陌生的可怕。   这一回,他没有拦她,高振的脸上肿起了一个红的清晰可见的掌印,脸上的眼镜都歪向了一旁,发型因为突然的转动而变得凌乱。   周围响起纷纷的议论声,高振从桌子上拿了手链就出了咖啡厅。   高振在咖啡厅门口上了车,手里紧紧地撺着江漓留下的手链,双眼猩红的盯着前方。   小漓,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你最终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   罗宸洋烦躁的揉了揉头发,还好从明天开始他就要录节目了,排练了,还是忙点好,他就是太闲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晚风徐徐,舒服的很,罗宸洋一手掂着手提袋,一手刷着手机。   微博上关于7DB的大都是新歌的讨论,褒贬不一,在娱乐圈,有粉丝就有黑子。   罗蓁阳走在罗宸洋的身边,无聊的扒拉着自己的一角,无意间撇到了前面从另一个方向走来的倩影。   小姑娘眼睛一亮,兴奋的招手喊道,“江老师。”   江漓刚从公交车上下来没走几步,就听到了小姑娘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循声望去,原来是自己的学生。   罗蓁阳小跑着过去,脸上微红,笑脸灿烂,“江老师,你也住在这么?我以前怎么都没见过你啊?”   罗蓁阳是高二三班的,小姑娘活泼可爱,和班长许昀是同桌,江漓对她印象还是很好的。   “可能是我平常不怎么出门,所以你才没见过我吧,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做什么?”   罗蓁阳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嘻嘻的说,“我和我哥哥出来买东西。”   小姑娘还顺便看了眼自家哥哥,已经走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