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当世界冠军,是我儿时打球以来一直的梦想。 当2002年汤姆斯杯落户广州时,我知道,机会来了。不止我摩拳擦掌,整支中国羽毛球队都上下一心,决心要在主场夺回丢掉了十年之久的汤杯。 中国队开赛后打得很顺利,一路过关斩将,高歌猛进。我在同丹麦队的小组赛中出场,也是轻松取胜,我的自信也一点点积累起来。虽然每天的准备会上,教练组都会帮我们分析对手,让我们做好充足的准备,但我觉得所谓国外的名将、老将,好像也不过如此,水平未见得比我高,无论遇到谁,我都能够赢。那时候,十九岁的鲍春来口气就是这么狂! 半决赛,中国队的对手是传统劲旅马来西亚。当天上午的训练结束后,我走到了总教练李永波面前,向他主动请缨。年轻,初生牛犊不怕虎,上场之后不会有太多的杂念――教练组考虑到这些优势,决定将第二单打的角色交到我的手上。 广州天河体育馆里响声震天。首场男单,夏煊泽以3比1击败黄综翰,为队伍拔得头筹。接下去第一双打的争夺中,张军/王伟不敌世界排名第一的陈重名/邹俊英。这样两轮过后,双方回到同一起跑线。 与十九岁的我隔网而立的是同样年轻的哈菲兹。一开局,我迅速进入状态,对手则失误频频。很快,我就以7比1先声夺人。第二局,哈菲兹凶猛的搏杀屡屡得手,将比分扳平。就这样你来我往,前四局战成2比2平,比赛被拖到了决胜局。 当取得5比1的领先时,我心里闪过了胜利的念头:比分与气势明显都站在了我这边,对手肯定无力回天了吧!很显然,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说明我已经开始对比赛分心了。事实证明,我低估了哈菲兹挽回战局的决心和能力。他开始调整战术,不再像之前那样拼命地跟我抢攻,而是改用了防守反击战术。对手节奏的突然变化,使我的节奏别扭起来。表面看来,我一直占据主动积极进攻,且网前能抢到高点,后场频频起跳扣杀。实际上,能一击毙命的机会球反而明显减少了。局势的转变让我有些着急,不过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比分上我还遥遥领先。 2比5、3比5……置之死地的哈菲兹越打越兴奋,时不时用一些动作来调动自己的情绪。比分被一点点地扳回。对手每拿下一个球,我的压力便随之增大。“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个个问号在我的脑海中不断被放大。渐渐地,我开始有些崩溃,注意力越来越无法集中,大脑全部被一连串的疑问占据:我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是哈菲兹抓住了我的缺点,所以这么轻松地拿分?还是对手什么神灵附体,实力一下子强大起来?或者是我的战术出现了问题?我是应该坚持进攻,还是应该改变一下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