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果 我没想到接下来十多公里,一直在山上。一路上,偶尔有车停下,主动要带我上车,说不要钱,我笑了笑,摇头谢绝了。 等到中午的时候,感觉有点饿,但看不见村庄,又没带干粮。我开始向两边看,马路边只有一些小红果。我很想尝尝,但又怕有毒,只好一直忍着。 又走了半个小时,实在有点饿了。早上吃饭很早,不到八点就吃完了,当时有点兴奋,也没吃太多。现在已经十二点了,走了十几公里路,也该饿了。袋子里面只有水,干粮忘带了。 看着小红果,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去尝了一颗。有点酸,有点甜,味道还不错。小红果看上去像果子,里面都是汁液。用手一摘,就会破,我只好用小刀割下一串树枝,用嘴直接吃,但树枝上有刺,吃相有点不雅…… 当然这也只是尝尝味道罢了,不可能填饱肚子。填肚子的事情,还得找个人家化缘。 但越往上走,越看不见人烟。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才发现三间小房子,我大喜过望,准备去化缘,这可是第一次化缘啊。 ――化缘 我一边走一边想,内心有点复杂:这相当于要饭,我该怎么开口呢? “施主,贫僧从五台山灵境寺来,去峨眉山拜佛取经,路过贵地,想化一顿斋饭。” 这好像是唐僧的风格。 “大叔,我是行脚的僧人,没有带钱,想化一顿吃的,不知道是否方便……” 这个比较现代一点。 “行行好,行行好,我很饿,能给点吃的吗?” 这是要饭的路子。 要是遇到的是一个女施主怎么办?要是只有女施主在家,是不能进门化缘的,“家无男子,不可入门。”不进门没关系,只要给吃的就行。万一她邀请我进去呢?坚决不进!菩萨很喜欢考验人的,老僧的教训还在。第一个给我吃的,我要记住他,很有纪念意义。算了,记那么多意义有什么意义?他们会不会认为我是骗子?当成假和尚被赶出来会很没面子吧?没事,这里也没别人知道,讲什么面子啊。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来到门前,我鼓起勇气去敲门,敲了好几下,喊了好多声,居然没有人应。 不会没人吧。 我在窗户口望了望,发现两间房里都乱七八糟的,有一间房里生着炉子,炕上睡了一个老头,脸朝墙,背朝外,看不清具体多大岁数,穿着类似环卫工人的衣服。 原来是护林工人歇息的地方,能有什么吃的?我只好转身走了,不打扰老人家睡觉。 有点失落,感觉更饿了。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的时候,越觉得需要。 又走了大约一两公里,看见了金阁寺。好吧,还是去寺庙求点吃的好了。 ――金阁寺 金阁寺很壮观,山门居然叫“南天门”!有气魄吧。建筑也很古朴,应该有些年代了。 我走进寺庙,偌大一个寺庙,看不见一个僧人,也没有游客。第一座大殿锁门了,我向后院走去,也看不见人。估计是太冷,师父们都进屋念经去了。 到了大雄宝殿,小亭子里坐了一位胖大姐。我跟她打了个招呼,把背包放在外面,进殿礼佛。三尊大佛:如来佛、药师佛、阿弥陀佛。拜完菩萨出来,我问胖大姐:“阿弥陀佛,我还没吃午饭,这里有没有吃的?” 胖大姐说:“你去客堂和斋堂看看,我们吃完有一会儿了,不知道做饭的还在不在。” 我连声道谢,背起行囊,朝她指的方向走去。 客堂上一把锁。我转了大半个寺庙,也没看见斋堂在哪里,要命的是,一个活人都没看见,只有一条狗看见我叫了几声。我对它说:“放心,我不找你要吃的。”它好像听懂了,不再叫了。 我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朝寺庙外走去。想起加措活佛的一句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第一天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让我知道艰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