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宁庵 等我走到寺庙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这是个尼姑庵:天宁庵。寺庙大门锁着,侧面有个小院,有个比丘尼(尼姑)带着几位居士在院子里行禅念经。我打了个招呼说想讨杯水喝,不知道是否方便。那个比丘尼说没问题,把我带到大堂里,我叩拜了大堂里的菩萨,然后拿出杯子,比丘尼给我倒满了水。 这时候里屋走出一位老比丘尼,六十多岁的样子,慈眉善目,问我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她听说我从五台山来,马上给我下跪磕头。搞得我不知所措,给我顶礼?我赶紧下跪磕头还礼。 老比丘尼把我请进里屋坐,给我拿来好多水果,我们开始攀谈起来。她给我讲起她的故事。 “我老家是东北的,出家几十年了。九几年的时候我就在五台山,在普寿寺(好像是这个,普寿寺是五台山最大的尼众寺庙)住了十年,后来越来越觉得没意思。为什么呢?那里很忙也管得很严,每天早课晚课,还有很多法事,自己单独修行的时间很少。那时候也是为了存点钱,半年能存两三千块,然后去一趟九华山或者普陀山。我们女众不比你们男众,你自己一个人不带钱就敢出门,我们得结伴同行。” “你们做法事一般多少钱?” “不多,有时候一次三五十块,多的时候一百来块。一看对方给的多不多,还得看管我们的组长怎么分。我后来想,不能每天为了赚钱啊,还是得找地方精进修行。这个地方的乡亲们去五台山,求了好多次让我们到这个庙里来,大家都不愿意来,这个地方太苦,没钱。我后来一想,干脆我来吧,他们也挺诚恳的,这个地方也适合修行,于是我就过来了。我们这里有三个比丘尼。外面那是一个,还有一个回东北了。过了年再过来。” “这里平时有供养吗?” “这个地方很穷,乡亲们夏天出门都舍不得买一根冰棍,哪有钱供养给庙里啊。我们种了一些地,有些居士过来帮忙一起种,你看外面有好多玉米,就是我们的收成,每年能收入两三千吧。我来这个地方已经有十年了,每年都种不少东西。佛经讲,出家人不应该自己种地,但我们不种地没法生存。我知道业障重,我们每个星期都要留半天念《地藏经》,消业障。” 听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出家人真不容易,特别是那些寺庙里当家师父。 临走的时候,老比丘尼给我塞了几个苹果和香蕉,还有橘子,让我在路上吃。我很感动,想起了我妈。 ――化缘借宿 开始两天走路其实很辛苦,腿疼脚疼。走路的事情,以后单独写文章再说,接着讲我的见闻。 等我到达五台县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我准备找人借宿。 我问的第一个人是个中年男人,穿着皮夹克,手里还点着一根香烟,他站在路边。 “阿弥陀佛,您好,我是行脚的僧人,没带钱,想找个地方住宿一晚。” “哦,我也不是本地的,你问问别人吧。” 第一次就这么结束了。旁边市场走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我鼓起勇气接着去问:“您好,我是行脚的僧人,没带钱,想……” “我没空。”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我只好笑了笑,转身走了。 走到对面的湖边,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走到车边上打开车门拿什么东西,我上前说:“阿弥陀佛,您好!” “什么事?” “我是行脚的僧人,要去峨眉山,没带钱,想找个地方住宿。” “哦,这样啊?” “如果您家方便,我睡沙发也可以的,我带了睡袋。如果不方便,帮我找个几十块钱便宜的宾馆也可以。” “这个,你看见湖对面的加油站没有?加油站边上有个信佛的大妈开了个宾馆,你去找她好了。”说完,他进了车里,把门关上。 我看了看他指的方向,大约有三里路,也不远,虽然脚很疼,但还是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