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到了那里,发现确实有个宾馆,带洗浴的宾馆。山西很多宾馆都带洗浴,在南方这种宾馆就很少见。 我走进去,前台没有人,侧面的大堂,有好几桌人在打麻将。屋里很暖和,我坐在长椅上,很乐意多休息会儿。等了十来分钟,有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过来,问:“你住店?” “是的,但我没有钱。我行脚路过这里。” “你的意思是,想不花钱住一晚上?” “呃,是这样的,我化缘。” “那你去别家看看吧,我这里不行。” “哦,没关系,谢谢你!” 此时外面天已经黑了,路灯亮了。沿途遇到一些人,我主动问了几个,要么他们不理我,要么找个理由拒绝了我。这时我开始有些担心了。 之前我以为只要拉下面子去求别人,总会有好心人答应让我住一晚上的,之前从来没有觉得找地方住会成为我行走途中的问题。因为我不要钱,而且是个和尚,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威胁。今天遇到的情况,让我开始动摇了,真没想到人们的戒备心理这么强。可今晚住的问题还得解决吧,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我思考了片刻,准备直接找宾馆去问,一家一家问。 ――宾馆借宿 前面有家宾馆,看上去还不错,但我有点不想进去问。我想人家服务员应该做不了主吧,找一家小点的试试(现在想来,当时也是不好意思,找个借口而已)。又走了50米,有家宾馆叫“佛缘××宾馆”。哈哈,就是它了,我从这家开始问,应该有戏,一看名字就有戏。 我合掌恭敬地说:“您好,我是行脚的僧人,没带钱,不知是否方便到您这里借宿一晚?” “你说没带钱?!走走走,没带钱住什么宾馆啊!”他很不耐烦地说。 “没关系,打扰了,再见!”我转身离开,没走多远,听见他在自言自语:“现在的人真是,总想白吃白住……” 又来到一家宾馆,一进门,前台还有个佛龛,里面供的是财神爷。边上坐着一男子,还有个胖女人和小孩,男子应该是老板,很客气地跟我打招呼:“师父,您住宿?” “是的,我是行脚的僧人,没带钱,不知道是否方便借宿一晚?” “这样啊,哎呀,不好意思,我这里房间少,已经满了,您要不去别家看看?” “好的,没关系!” 就这样,我一共找了十来家小宾馆,都被拒绝了。理由大多是:房间满了。我知道这就是不让住的意思。 最后一家老板拒绝我的时候,我问这附近有没有寺庙,他说不远处有个寺庙:灵应寺。我很开心,总算有点收获,至少寺庙应该会收留我吧。 等我找到灵应寺的时候,发现寺庙已经关门了,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关门很正常。我用力敲门,大声喊:“阿弥陀佛,有人在吗?” 过了一会儿有人应声:“谁啊?” “我是行脚的僧人,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 “没房了!” “您能开一下门吗?” “我说了没房了,住不了。” 我担心他只是个帮助寺庙看门的,于是说:“您开一下门吧,我进去跟师父说。您是师父吗?” “是的。我是师父。我说了没房了住不了。” 我只好转身离开。 气温大概零下八九摄氏度吧,我不觉得有多冷,只是觉得有点沮丧,有点失望。我看着灯红酒绿的街道,一步一步朝前走,也没有什么方向。来往的行人都装着没看见我,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不时合掌致意,他们仿佛没有看到。背着沉沉的背包,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难道今天真的要让我露宿街头吗? ――一个馅饼 我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放下背包,坐在街头开始打坐。 大约过了几分钟,有个小伙子给我递来一个饼,热乎乎的馅饼。 “师父,吃个饼吧!” “谢谢你!”我有点感动,拿着热乎乎的馅饼咬了一口。 “您怎么在这里坐着?” “我行脚过来,没有带钱,想找人借宿,问了很多人,他们都不方便。” 小伙子也没有说什么,看来他也不方便。 “没事,谢谢你的饼,很好吃!”我朝他合掌恭敬地说。 小伙子说了句不客气,就离开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也没人过来搭理我,这时我感觉特别冷,于是发了个朋友圈,说我问了很多人,都没有同意让我住,现在在大街上打坐。很多朋友给我回复,让我注意身体。还有人留言说“你应该继续问,说不定就有好心人同意了”。我笑了笑。 再后来,微信上有个不认识的朋友看到这条消息,找了一个五台县的朋友找到我,安排了一家宾馆。住宿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睡觉吧 这一天下来,感慨颇多。 忽然开始担心起接下来行走的住宿问题! 洗了个热水澡,我对自己说:“担心也没用,遇到了再说,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