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简城,闷热不堪,万里无云。   小半个月没下过雨,就连蝉鸣声中都夹杂着一股躁意。   学校里四季桂的吱吖,悄悄地伸进教务处老师的窗台,带来几分清甜的味道,才让人生出点惬意。   ——   许白鹭在教务处登记好信息后,背着浅绿色的书包,乖巧听话的跟在一位中年女老师身旁。   女老师化着淡妆,看上去很温柔。是她们班上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   一走出办公室,就迎上了热烈的阳光。   许白鹭抬起手,将脸颊上的两根正胡乱飞舞,勾得她痒痒的头发别在耳后。   大概是因为上课铃声响了好一会儿,李心惠不想耽误学生们上课,一边急匆匆的走路,一边和许白鹭叮嘱其他事项。   “你来得晚,完整的教材可能不太好找,不过先不要着急,待会儿下课我就让班里的同学,帮你去教材科拿。”   “还有半个月就要进行文理分科考试了,你落下的课程不多,回头认真补补就行,不懂的就问同学,问老师。知道吗?”   “对了,还有校服……”   李老师穿着高跟鞋,步子迈得又稳又快。   许白鹭腿短,一路小跑着,才跟上她,乖乖巧巧的回答:“嗯嗯,我知道了,谢谢李老师。”   ——   高二(1)班的教室和学校的教务处是相通的,都在二楼。   挨着楼梯的那间教室,就是许白鹭所在的班级。   现在是上课时间,走廊上十分安静。   当两人快要走到教室后门时,李老师的步伐终于慢了下来,她脚下刻意踩得很轻,高跟鞋硬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许白鹭看在眼里,感叹班主任的功力真是深厚。   这节课正好是语文课。   两个人并排着站在窗户旁,不约而同的朝教室里望去。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班主任视角。   此刻,许白鹭的心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与荣有焉。   天底下果然是同一个班主任。   她站的位置比较靠外,其实很容易被教室里的同学发现。   而坐在最左侧第一排的钟林,正在做贼似的东张西望,探察“敌情”,结果一不小心就瞧见了窗外的许白鹭。   钟林赶紧小声召唤他的兄弟,“喂!骄哥!骄哥!”   每个班多媒体的两端都有两个特殊座位。   陈骄就坐在其中之一,靠教室左侧的位置。   男生懒洋洋的趴在课桌上,只留个好看的后恼勺,对右后方犹如老鼠打架般的叫喊不作任何反应。   看见兄弟无动于衷,钟林撕下一页作业纸,捏成团儿,“咻——”   精准的砸在男生的背上。   “骄哥,别睡了,有好看的小同学!”   陈骄握着桌沿的手背上,顿时青筋直跳。   他从臂弯里抬起头,转过身。   阳光下男生的脸,格外的清俊秀气,很是好看。   只是此刻他的表情带着点困乏,神态慵懒。薄唇紧抿着,细碎的头发下,一双深邃漂亮的眼睛里,烦躁显而易见。   陈骄咬牙切齿道:“你,想,干,嘛!”   一副“要是没有什么急事就敢来吵我你就死定了”的样子。   钟林急忙解释:“不是,骄哥,你别生气呀!”   “快看窗外!”   说着,扬扬下巴给人指方位。   陈骄下意识的朝许白鹭的方向看去,还没来得及收起那烦躁的表情。   正在体会班主任视角的许白鹭正好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