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一瞬间的刺痛让许白鹭惊呼出声。 这一刻,她除了感觉到手臂一瞬间的疼痛外,只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许白鹭。” 许白鹭回过神的时候,手臂已经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握着,放在冷水下冲洗了。 她看了看自己红通通的手腕,望向那只漂亮的手的主人。 男生低着头,紧抿着唇,握着她的手,表情严肃又认真。 “陈骄,你怎么在这里,不去吃饭吗?” 没人应答。 空气静了一瞬。 许白鹭又喊了声,“陈骄?” 陈骄抬头,视线落在她的小脸上,想看清楚这呆头呆脑的新同学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疼?”他皱眉。 许白鹭对上他漆黑静谧的双眸,愣愣的点头。 “有点。” 见她又想接着问他的意思,陈骄回道:“我吃过了。” 随口又加了句:“个子这么小,心倒挺大。” 语气随意,声调低沉。 许白鹭小脸涨红,接了他的上一句话,“哦,这么快呀。” 声音小小的,尾音稍带着点上扬。 陈骄一下子没了脾气。 她的重点难道不是应该在受伤的手上? 他低头,那只纤细小巧的手,乖乖的被握在自己的大手里。 陈骄舌尖抵了抵齿槽,命令道:“冲够十分钟再拿出来。” 说完这句,男生又帮她洗起饭盒来。 许白鹭低声道:“哦。” —— 中午许白鹭只打了两个菜,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麻婆豆腐。 她去的时候只有这两个菜看起来还可以了。 杜薇薇把自己碗里的鸡腿夹了一个在她碗里,“呐,给你留的。下次早点来,好菜都没有了,你这么瘦,还不多吃点好的。” 许白鹭笑眯了眼,“谢谢薇薇。” 杜薇薇翘起嘴角,打趣道:“真想谢我啊,叫声‘姐姐’来听。” 她嘴里嚼着米饭,自顾自地满足的笑,活像只偷了腥的猫。 “你刚刚做什么去了啊?这么晚才过来,我还以为你找不到我呢。”杜薇薇问道。 许白鹭用勺子戳碗里的豆腐,试试它的柔软度,“我洗饭盒去了。还遇到了陈骄。”提到陈骄,疑惑道:“男生吃饭都这么快的吗?我才来,人家都吃完准备走了。” 杜薇薇好笑道:“你还能跟他那双大长腿比?陈骄不仅跑得快,吃得也快。” 许白鹭嘟嘴。 想起陈骄捏住自己胳膊时的样子。 她又道:“他如果不喊我小矮子,其实人还是挺好的 。” 刚刚如果不是陈骄反应快,在开水冲下的同时拿开她的手,她现在已经在学校的医务室了。 不仅这样,他还帮她洗了饭盒。 看着许白鹭此时的样子, 杜薇薇白了她一眼,道:“是谁上午那会儿,还说要报复人家的?” “呵,女人!” “……” 许白鹭撑着脑袋思考。 因为陈骄叫她小矮子,所以她带着私心在数学课上的叫陈骄答题了,但陈骄答上来不说, 还没有跟自己计较。 嗯,她决定不和陈骄生气了。 …… 吃完饭,两人洗好饭盒,放在了食堂的柜子里。 杜薇薇想起来今早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就和许白鹭告别,先回寝室。 许白鹭走出食堂,晃到小卖部门口。 她摸着裤兜里的零钱,犹豫了两秒,走进去。 等出来后,手里握着个可爱多。 她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纸,扔进垃圾桶。 低头舔了舔,脸颊上露出两个梨涡。 “同学,小心!” 远处,一声紧张的呐喊传进许白鹭的耳朵。 她下意识的抬头,只见一个飞速旋转的篮球从天而降,来不及躲闪。 许白鹭下意思的闭紧眼睛。 今天的意外状况也太多了吧! 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同学要被篮球砸惨的时候,篮球“咻”地从许白鹭的头顶擦过,落到她背后。 众人:“……” 还好还好。 不过,这个同学个头好像有点矮啊。 一秒。 两秒。 预想的疼痛没有到来。 许白鹭睁开眼睛,发现篮球已经在地上了。 看来,上天还是挺眷顾自己的。 她拍了拍胸脯,心有余悸的舔一口可爱多,继续往前走。 众人:“……” 这姑娘,心咋这么大呢? 许白鹭走到二楼的最后一个台阶时,手里的可爱多还剩下半节外壳。 她一口塞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