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骄和许白鹭两个人就这样头挨头的靠在一起。 讨论得热火朝天。 甚至许白鹭的桌子都搬过去了。 杜薇薇在一旁咬笔头。 有点反差萌。 不过,陈骄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换装游戏?而且还是奇迹暖暖?那不是都女生喜欢玩的吗? 就在这时,教室里陷入诡异的安静中。 班主任踩着恨天高,托着本书,站在那里目光深深的注视着多媒体前的两人。 坐在讲台上的宋鑫,抖了抖手里的卷子,咳了几声。 然而正讨论得十分热闹的两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杜薇薇小心的看了眼即将爆发的班主任,伸出手使劲儿的扯许白鹭的衣角。 “你觉得怎么样?”许白鹭搭配好一身衣服,问陈骄。 “还不错。” 李老师的声音悠悠的传到两人的耳朵。 陈骄:“……” 许白鹭:“……” “陈骄,许白鹭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 —— 班主任办公室。 李心惠恨铁不成钢的盯着面前的两个学生。 一个是数理化逆天的天才。 一个是老师最喜欢的三好学生。 许白鹭低着头,看她的小白鞋。 陈骄无聊的拨弄着额前的碎发。一点压力都没有,好像他进的不是办公室,挨批的也不是他。 这态度,李心惠更生气了。 平时看到陈骄的表现,她还以为这学生真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了,结果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让人省心。 她拿书戳在陈骄的胳膊上,大声斥道:“自己不学习,竟敢带着许白鹭同学,一起在课堂上玩手机!” “你给我说说,你好意思带坏她吗?啊?” “马上就要分科考试了,我知道你理科好。但是语文和外语也是大头,不要以为综合好,面对考试就能高枕无忧了!” 说教说了接近20分钟。 等陈骄露出一副你说什么都对,我都听的样子,李心惠才将目光转向许白鹭。 这姑娘小胳膊小腿的,她也不太好用力戳。 只好语重心长的道:“许白鹭,老师知道你不是不听话的学生。” “但是也不能因为成绩好而骄傲。我说过很多次,要珍惜平时上自习课时发散思维的时间。” “你的语文和外语都不错。我希望,以后你能带着陈骄好好学习,互相监督。记住,不是让他带坏你!” 许白鹭盯着地板,红着脸,羞愧的“嗯”了一声。 李心惠说着,又用凌厉的双眼警告陈骄。 意思很明显,不准带坏三好学生! 小姑娘脸皮薄,她便不再多说。 叮嘱两人把手机收好,不要被政教处的人逮到后,就让他们回教室。 不过要写一千字的检讨,放学后交给她。 走廊上,许白鹭两条腿迈得飞快,陈骄落后一步跟在后面。 走着走着,小同学突然转过身,狠狠地瞪他一眼。 陈骄一脸雾水,他怎么了? 小同学超凶地说:“都怪你!” 她长这么大,头一回写检讨。都是这个人,用游戏诱惑自己。 陈骄好笑的看着她,低低的笑了声。 他点头,“嗯,都怪我。” 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挺愉悦。 许白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