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安妮今天的心情实在很像。 婚礼即将开始,她十分守时,带着请柬而来。周围的一切都是喜气洋洋的,她却穿了一身黑衣,同样一身黑衣的还有与她同行的姐妹凯蒂和缇娜。 这是缇娜的主意,要为安妮的爱情送葬。 三个黑衣女人走到哪里都引人侧目,何况酒店已经因为婚礼被装饰一新,圣洁的白色随处可见。 一黑一白,再加上几捧素净的花束,就连酒店里播放的音乐都显得慢了半拍,安妮很快和她们一起上了台阶,直奔宴会大厅。两侧花台上摆放的蜡烛微微摇曳,仿佛只差两滴眼泪,一切就变成一场引人唏嘘的葬礼。 她们一路接近婚礼场地,受邀而来的宾客越来越多,三个人很快就被拦在大厅入口处。 四周的人并没有轻易放过她们。男人都穿着庄重的西装,而女人们显然刚刚整理过妆容,个个模特身材,都是些叫不出名的二三线小明星,一水儿利落的黑白两色小礼服。 有人低头摆弄着胸口的花朵,不经意地低语,大家的目光都紧紧锁在安妮身上。 不用说,她的出现自然造就了新的话题。 “她还真来了,怪可怜的。”一位看着眼熟的时尚编辑,一边挽着女伴一边交谈,几乎和安妮擦肩而过。 “本来挺好的一对儿,听说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啊,唉……这种事……” 安妮深深吸气,控制好情绪。她应该感谢自己一身黑衣,好歹能让她镇静下来。 她拿出自己收到的请柬进入宴会大厅,大门刚好打开,她抬眼向里看,大厅里灯光辉煌,人人脸上的笑意半真半假,让安妮几乎忘了这是什么场合,她下意识地寻找张毅的身影,却被灯光晃了眼,瞬间清醒过来。 今天是张毅的婚礼。 片刻出神,安妮还来不及再想什么,她身后的凯蒂和缇娜已经和侍者吵了起来,对方坚持有请柬才能入内,并且严格按照座位就座,但凯蒂和缇娜显然没有收到邀请。 她们态度坚决,坚持必须陪在安妮身边,几个人争执到最后也没有结果。 凯蒂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控,不再废话,硬要往里闯,她伸手拿过安妮手中的卡片扫了一眼,大声质问:“靠,他们竟然还给你安排在主桌?” 侍者也很固执,他追过来阻拦,“没有请柬一概不准入场,对不起,请出去。” “我管你什么狗屁请柬,我们就是要一起去!”凯蒂头也不回,伸手挽住安妮和缇娜,昂首挺胸向大厅里走。 女人蛮横起来无理可讲,她们冲到主桌旁边,纠纷很快升级,侍者也急了,叫来保安。 大厅四周的摄像机已经开始拍摄,它们只是为了记录今天全程美好的画面,这会儿反而成了围观吵架最好的途径。 机器后边坐着一个男人,百无聊赖地盯着屏幕,他旁边的摄影师正在做最后调试。一切安排妥当,他闲着无事,只好漫无目的地盯着屏幕,直到屏幕上突然出现安妮的脸。 他慢慢盯着她看,“这女人看着很眼熟。” 助理走过来扫了一眼道:“这不是安妮吗?你最喜欢的那几部电影,都是她拍的。”说完,他一脸八卦的表情,压低声音,“听说今天的新郎原本是她男朋友呢……” 马克又仔细看了下屏幕,忽然笑了。这是个很棒的女人,不过分美,也不过分娇弱,就这么一点点刚好的“不过分”,让人着迷。 他一直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