缇娜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思路飘得远了,她迅速回神,根本不想久聊,于是也就扫兴地说:“你变了,胖了这么多。” “你消失后,我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再见到你,我爸妈还惦记着你,想再……” “行了。”缇娜冲口而出打断了家伟,她已经不敢往下听,却又觉得不能这样对待老人,于是勉强又问,“你爸妈都还好吧?改天去看看他们。” 家伟一时有些高兴,急着和她说,父母都还好,总是想她。他们两家人过去同住一个大院,彼此都认识。在老人心里,这世间只要情分还在,人就不会隔得太远。可惜如今缇娜已经经历太多,像个疲惫的旅者,就算全世界都走过,可是一旦回到起点,总是会近乡情怯,她已无法面对过去的自己。 她看着家伟兴奋的样子,想不通他如此真诚的嘴脸到底哪里错了,可是很多事就是横亘于眼前,远不止这一张桌子两杯咖啡这么简单,它们无所不在,摆在哪里都过不去。 窗上的雨点渐渐多了,家伟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忽然低下头,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笑意,自顾自地说:“其实爸妈一直以为我们会结婚。” 缇娜再也坐不下去,突然起身准备埋单,毫无预兆。 家伟反应过来,不肯让她付钱,两个人突然都变得固执,谁也不肯放手,直到把那一张酒水单子扯成两半。 她看着那张太过脆弱的纸,干脆窝在手心里狠狠揉皱,低声说:“我不想再用你的钱。” 家伟也沉默了,过了很久,缇娜抬眼看他,竟然看到他眼眶湿了。 她再也不能面对他,转身要走,对他说:“最后一次见面了,我来结账。” 家伟却执着地追过来,告诉她:“我从部队转业后就开了一家干洗店,这两年都不错,生意挺……挺好的,我以后给你洗衣服吧。” 缇娜狠狠甩开他的手,明明没有淋雨,却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划出一条浅浅的印子,她不再年轻,也许还漂亮,却再也没有当时年轻的心气了。 她站的位置正对着走廊一片金色装饰镜,镜子里的自己难看得让她难受。 缇娜尽量把口气放得缓和一些,开口道:“你何必还来找我呢?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选择和别人结婚,现在我不需要你,你又出现了。对的人在不对的时候遇见,也等于没见。” 这才是最世俗的道理,人事已非,何苦为了真爱犯贱? 缇娜很快走了,家伟愣在原地,盯着她黑色的背影一时之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他眼看着窗外的雨倾盆而下,一切都被洗刷掉,她变得成熟懂事,却再也不愿跟在他身后。 可他相信她还是需要他的,他能看见她眼睛里的触动,像突然被打散的颜料盘,由浅至深,百感交集,最终和这夜色沉在一处。 人生匆匆数十载,他们相识大半生,兜兜转转再相见,那些轻易说能放下的感情,才永远放不下。 家伟想着想着也激动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见到缇娜,就像突然回到了难忘的青春期,躁动而无法克制。她是他心底黑暗角落里唯一的执念,是他梦里永远不曾长大的女孩…… 他几乎红了眼,傻里傻气喊出一句:“我给你办卡,一辈子!” 缇娜在前方笑了,一辈子……过去他们也说过一辈子,那都是二十七年前的往事了,那时他们都相信彼此在一起就是一辈子,可惜还是错过了。 事到如今,家伟还记着这三个字,却只能为她洗一辈子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