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彤一听这话哭得更凶,就剩下一句:“可我已经付出太多了,我只要他!” 纸醉金迷,这种场合随时都有拥抱,随时都能暧昧亲吻,可是却让人比任何时刻都寂寞。 凯蒂想骂醒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没立场,她看着酒杯反射出的光,清清楚楚映出她的超短裙和浓妆,过了好久她才说:“你都不爱自己,谁会爱你?” 这座城这么大,伤心的人那么多,没有谁能感同身受。 说着说着,凯蒂就疲惫地闭上眼,干脆和丹彤靠在一起,两个红着眼睛的女人对着喝,你一口我一口,却是满嘴苦涩。 那一晚,凯蒂陪着丹彤歇斯底里,终于忘了自己的手机。她始终不知道,她来上海一心一意要找的人,却根本不在这座城市。 汤尼确实不是故意不接凯蒂的电话,因为他压根没去看手机。 上海大雨的时候,他正在北京的公寓里,和他一起来北京的女人叫小尧,她就是他每个月消失的原因。 小尧穿着一件简单的T恤,头发绑了马尾,耐心地拖着两个人的行李箱走到床边收拾。 两个人的箱子堆在一起,看起来远远超过小尧的负荷,但汤尼没有动,他静静地从身后看着她很久,有些不愿打扰。 她一直都是这样沉静朴实。她也有美丽的长腿,却从来不会像街上那些时髦的女人一样穿着暴露。她默默陪伴他度过所有艰难的时期,帮他在老家陪伴父母,她永远像只乖巧的小动物,跟在他身边,任劳任怨,过分温顺。 卧室里的光让小尧的背影更加柔和,汤尼看了一会儿,她已经把衣服都叠好,准备起身放到柜子里去。 这个女人贤惠温柔,甚至有些逆来顺受,她对他太好,对他的家人也好,她浑身几乎挑不出一点毛病,唯一让他透不过气的,只有她对他坚韧的耐心。 汤尼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他看着小尧再次抱起一捧衣服,最终伸手挡住了她。 小尧什么也不知道,对他今天的沉默也没有多想,她只是在嫌他把刚叠好的衣服弄皱了,她低头去收拾,又笑着抬眼看过来,眼睛里满满都是他。 他看着她想,她真的是个好女孩,一切都好,可她只会为他固守城池,给不了他任何前进的动力和希望。 这样的日子安稳,但是死水无波,他可以和她过一年两年……到了第十年,他看到她和看到家里的摆设已经没有任何分别了,他们没有亲吻的冲动,没有激情的欲望,什么都没了。 汤尼试图打破这种僵局,开口道:“我们分手吧。” 小尧手里的动作猛然僵住,目光里看不出惊愕和悲伤,她只是分外沉默,一直没有开口。 她慢慢退后了两步,好像艰难地消化了这句话,睁大眼看着汤尼,灯光由上而下,角度不好,就显得她整个人更加单薄。 她试图当作没听见,紧张地说:“明天爸爸过来,我去接,还有保险的事,我会去办好的。你……你是不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