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对事业的企图心并不大,她不像圈里其他女人那样争名夺利,也从不接拍尺度大的剧作,甚至可以说是保守,因而一直没能有好机会红起来。他们曾经一度被传为最配的情侣,因为都不是能轻易低头的性格,他们热爱表演,充满热情,看起来都不慕名利。 那些个日日夜夜,八年的时间都熬过去了,如今张毅却开始陪另一个女人看电影,还是他们曾经最爱的《永恒的一天》,那是著名导演安哲罗普洛斯车祸去世前留下的经典之作,关于追寻生命归宿的故事。 安妮看到他们携手从电影院出来被拍到的照片,痛彻心扉。 “恋人”这个词最美好的地方就在于独特性,你以为分手有些话他也只会和你说,你以为分手有些事他还是只能与你同做,但结果根本不是。 马璃莎这个充满挑战性的女人,野心勃勃,像一株过分明艳的野生玫瑰,她所能带给男人的新鲜感,远比安妮要多,何况这位新女友的外表也无可挑剔。 说起来,安妮很少仔细回忆那个女人的长相。 马璃莎炙手可热,有时下最流行的锥子脸,长长的睫毛几乎可以在脸颊落下阴影。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曾经整容,但是这种事并不少见,因为到今天女明星拼的就是整完之后谁更美。而马璃莎的底子不差,稍微调整,就能轻易赢过同时期的其他女艺人。 安妮不清楚张毅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起这种美艳类型的。一开始,他每次从剧组回来,都会和安妮抱怨,马璃莎根本不会演戏,纯粹是靠一张脸,靠她能带来的人脉关系嚣张。但随着时间推移,一个月很快过去,他对马璃莎的抱怨渐渐少了,改口说马璃莎其实挺有趣,外表强势,其实不过是个小女生,他说她对事业十分有野心,给了他很多帮助……与此同时,他每次回来面对安妮,交流越来越少。 她能看见张毅说话时的神采,眼睛里流露出对那个女人特别的关注,那是他过去从未表露过的情绪。 只是那时候,安妮不愿也不想相信,张毅开始欣赏另一个女人。 也许是马克的房间让安妮想起当时她的小房子,也许是热水让她终于放下所有强撑的自尊。她洗完澡,感觉全身放松许多。 但她很快遇到了一个问题,穿来的一身黑衣湿透了,没办法,只好借马克的衣服替换。 安妮换好衣服走出浴室,马克正在房间里对着电脑看,好像是在检查今天婚礼的录影,看着看着,他突然招呼安妮坐过去,让她看屏幕。 摄像机不光拍到了婚礼宴会大厅里的过程,还有化妆间和酒店休息室里的全天跟拍,甚至包括马璃莎房间里的画面。 安妮顾不上去想这是不是马克故意拍到的,画面上的内容已经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看样子是婚礼之前的准备时间,马璃莎在房间里刚刚试完妆,镜子里的女人正在仔仔细细地检查自己的睫毛,反复对比,生怕有一根不合自己心意。 马璃莎是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从她十六岁踏入这个圈子开始,她从不放过任何机会,也不纵容自己退让。 张毅穿了一身休闲装,显然也刚刚试过礼服。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等了很久,发现马璃莎还在对妆面挑挑拣拣,于是他示意化妆师先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马璃莎从镜子里瞥了一眼张毅,率先开口说:“结婚的前提我先说好,婚后不能分我的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