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打拼到如今的地位,她什么也不缺,唯一缺少的就是尊重。别人对她上位的黑历史有所耳闻,所以大家敬畏的只是她如今的资源和人脉,她终于认清这个世界要名利容易,要尊重难,所以她急需一个洗刷自己名誉的契机,刚刚好,张毅在那时候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只是她个人名片上的一滴香水,如果有更好的香味,她也不介意更换品牌。 伟哥似乎听懂了似的,笑了笑,没有再和马璃莎多说。很快,画面里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镜头,助理亲切地招呼马璃莎过去,“亲爱的,快试试这件。” 婚纱的拖尾很长,华丽繁复,绝对是马璃莎钟爱的风格。 很快她们进试衣间去试婚纱,而伟哥坐在沙发上等,盯着马璃莎离开的方向,慢慢摇了摇头。 长久的空白,房间里偶尔传来马璃莎对婚纱的评价。 安妮终于能坐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审视张毅,这么久以来,即使分手三年,她依旧沉湎于过去,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 录像里的张毅,有她完全不认识的一面,他面对一场婚姻交易仍旧冷静交涉,她竟然发现自己真的看不透他。 这世上最让人心凉的事莫过于同床异梦,而一梦八年之久。 所幸她还有清醒的机会。 安妮终于明白,她以为的幸福,根本没那么幸福,她以为过不去的,一定会过去。 马克已经按了暂停键,指着屏幕和安妮解释道:“先说好,我可不是狗仔,没那么无聊玩偷拍,这是他们自己忘了关掉摄像机。” 安妮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出神,他起身倒了两杯水回来,看她还坐着不动,于是将水杯硬塞到她手里,他说:“我公司有几个摄像师经常和剧组有接触,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马璃莎很腹黑,一直在找合适的结婚对象,她到岁数了啊,作秀也够了,就差这件人生大事没着落。” 她摇头示意他不用再说了,但马克却来了兴致,跟她聊起来,“我听说,他们是之前一部戏勾搭上的。这个女人有心眼,她找张毅这种名气小的男人,就等于不费一言一语告诉全世界,她马璃莎不爱虚荣,不嫁豪门,只求真爱!你看看,他们人前恩爱办婚礼,人后的录像里明显是精心策划啊!” 安妮终于放开衣领,心里空落落的,只好抓着杯子掩饰性地喝水,这才发现马克竟然还细心地泡了一杯姜茶给她。 外边的雨还在下,听动静就知道一时半会儿都不会转小。 她心里像突然被什么撞了一下,和这个雨夜一样摇摆不定。她匆忙喝下一口姜茶,脑子里是记忆中的张毅,是屏幕里的马璃莎,甚至是……眼前的马克。 安妮百感交集,突然有些想哭。 马克看她脸上的表情变了,他有点错愕,心里一阵不忍,他看不了安妮伤心的样子,她忍了这一晚都没爆发,此时此刻却突然脱力,再也装不下去。 他拉过椅子把电脑拿过去,要复制录像文件,他一边按键盘一边和她说:“腹黑女!她拿你的真爱当刷子,洗刷她自己。你等着,咱们把她这份录像卖出去,她一定会想办法拿钱来摆平,到时候我不卖!这样既能帮你出口气,没准我也红了呢……” 他玩笑地说着,试图让安妮放松一点,即使他说话总是不着调,也不温柔,但他和这杯有些辣口的姜茶一样,都想安慰她。 她还捧着他递过来的杯子,暖暖的感觉一直从指间传到心里,她哭得艰难,也不会再大喜大悲的难过,偏偏这种时候越发脆弱。